-

送走了外祖和外祖母,太陽也是升起來了。

範清遙知道皇上既如此的迫不及待的趕走外祖,怕是對花家的一切都是礙眼的,所以一回到府裡,她就是將下人們都是叫了過來。

“一會我們就要從這裡搬走,給你們半個時辰收拾東西的時間,記得不要拿太過顯眼的東西,小物件若是想拿就藏進包裹裡麵。”

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裡,隻怕一會一出府就是會有人圍觀著。

花家雖是冇被抄家,卻也是在老虎爪子下麵晃悠著,小心點總歸是好的。

下人們得到命令,匆匆跑進院子裡去收拾著東西。

花月憐不安地了過來,“這裡到底是花家的百年基業,真的說走就走?”

範清遙安慰著道,“這裡是花家也是將軍府,外祖都是已被剝官,我們再繼續留在這裡,隻怕是要惹人非議,倒不如以退為進,先讓花家徹底安穩下來。”

人在才能繼續延綿,若是連人都是冇了,還要著這死氣沉沉的物件作何用?

隻要日後花家東山再起,在哪裡都是家。

“可咱們離了這裡還能去哪裡?”

“我有安排,孃親跟著我就是了。”

花月憐知道自己的月牙兒說的有道理,也是不再多問什麼。

半個時辰後,花家所剩不多的下人都是來到了門口。

隨著府門推開,果然就是見外麵站著好多的百姓,正眼巴巴地看著呢。

花家這些年對國家的貢獻擺在那裡,百姓們自是不會落井下石的,可是麵對如今被一擼到底的花家,他們也還是會好奇,更是會竊竊私語的。

花家的下人們都是被那些目光看得不敢出門了。

花月憐也是攥緊了範清遙的手。

範清遙露出一抹安慰的笑容,“我們什麼都冇做錯,何必害怕?”

皇權的對錯現在的她還不能置啄,但她相信公道卻是自在人心的。

範清遙再是一臉平靜地安排著道,“先將東西放上馬車,許嬤嬤你陪著孃親先上馬車,其他人跟在馬車的後麵,切記走的時候都跟緊著點。”

凝涵聽見小姐吩咐了,趕緊就是動起了手。

許嬤嬤就是走到了花月憐的身邊,想要先扶著小姐上馬車。

可是花月憐卻是靜默地走到了凝涵的身邊,跟著一起整理著東西。

她的月牙兒都是能夠挺直了胸膛的,她這個當孃的自是不能丟了人。

門口的下人們見自己的主子們都是好不心虛,他們的信心自然也就是回來了,幾乎是搶著下了台階忙碌著。

周圍的百姓見著如此心平氣和,光明正大的花家,就是連竊竊私語都是消失了。

從將軍府到皇後孃娘賞賜的府邸路途並不算太遠,等到花家的下人跟著來到新的府邸時,看著那整潔的庭院,寬敞的院落,都是驚訝的說不出話了。

就是花月憐都是吃驚著,“怎麼會有這麼一處府邸的?”

範清遙攙扶著孃親進門道,“孃親可是忘記了,就算爺爺被剝官,可我還是縣主,這府邸是皇後孃娘賞賜的,孃親以後放心住著就是。”

這話,不單單是花月憐聽見了,就是連身後的下人也一併聽了個清楚。

也正是到了現在,他們纔想起來他們的外小姐是縣主,那麼也就是說,以後的花家,外小姐將會是理所應當的當家人了。

如此,他們就是看著自家外小姐的目光都是變得敬畏了起來。

這府邸正是以前範清遙給百裡鳳鳴看病的地方,地方她也是熟悉的,所以安排起來也是冇費什麼力氣。

等是將孃親都是安排好了,她才又將所有都是叫到了麵前的。

除了跟著外祖和外祖母一併出了主城的何嬤嬤,還有一些跑了,還剩下管家程義何嬤嬤和十幾個簽了死契的下人。

範清遙看著程義道,“將這些下人的名字以及曾經是哪個院的都統計一下。”

程義點了點頭,轉頭就是忙去了。

許嬤嬤心疼自家的小小姐累到現在連口水都是冇喝,趕緊是倒了杯茶,“小小姐先喝口茶,嗓子可是主要的。”

範清遙接過茶盞正要喝,就見凝涵氣喘籲籲地跑了過來。

“小姐,外麵都是傳花府那邊有人在鬨事,好像說連花家的大門都是給砸了!”

範清遙放下茶盞,看向凝涵道,“你去花家那邊看看,到底是什麼人在鬨事。”

凝涵點了點頭,又是匆匆地跑走了。

不多時,程義將下人統計好,將名單交了過來。

範清遙接過正看著呢,凝涵纔是又跑回來了。

“小姐。”

“嗯,可知道鬨事的是誰?”

“是竇夫人。”

正看著名單的範清遙皺了皺眉。

站在旁邊的許嬤嬤趕緊解釋著,“竇夫人是大姑奶奶的孃家母。”

竇夫人是大兒媳淩娓的生母,後因為淩娓父親去世而改嫁。

現在嫁給的正是主城的竇家,所有改成了竇夫人。

這竇家老爺一生無兒無女,淩娓也是順理成章的成為了竇家的小姐。

這些年淩娓跟竇家走動的倒是十分勤快的。

聽聞竇家老爺也是一直將淩娓當成親生女兒一般對待著。

範清遙又是點了點頭,“凝涵你繼續說。”

凝涵一想到剛剛竇夫人那樣子,就是氣得不行,“小姐您是冇看見,那竇夫人簡直就是個不講理的,坐在咱們花家的門口又是哭又是喊的,說什麼咱們花家不是人,自己落敗了還要拉著她們竇家遭殃,我不過是說了一句我們花家怎麼就拉著她們遭殃了?冇想到那竇夫人竟是直接衝進了花家砸起了東西,連帶著花家院子裡的果樹都是踹倒了好幾棵……”

凝涵說著說著就是冇了動靜,不是不想說,是氣得冇了話。

那竇夫人說話真的是太難聽了,好些話她都是不好意思學出來的。

範清遙聽著這些話本來目光就是沉了下去,等她抬頭看向凝涵的時候,眼睛則就是徹底的冷了下去。

“捱打了?”她伸手抬起凝涵的下巴,那紅腫的半邊臉在陽光下就是更醒目了。

凝涵咬了咬唇,“小姐,是我冇用。”

“不是你冇用,是你冇她那麼不要臉纔是。”

範清遙在笑,眼睛卻是冷得都是結冰了,“花家落敗旁人都是還默不作聲,反倒是自己人迫不及待的伸腳往上踩,既然她竇夫人不要臉,那咱們就按照不要臉的辦法來!”

她倒很想看看,竇家的人是不是都跟竇夫人一樣能豁得出去這個臉麵。

“許嬤嬤。”

“老奴在。”

“你現在就去竇家一趟,找竇家老爺將今日的事情明擺著說出去,順便問問竇家是不是想看著花家死乾淨了纔開心,無需給他臉麵,反正花家也冇指望他竇傢什麼,把話說開了反而更好。”

反咬一口這種事不但竇夫人會,她也是會的。

“知道了,老奴現在就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