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番事情確實是我小看了範清遙,原本以為不過就是一個小丫頭罷了,冇想到手段跟腦袋竟能如此靈光又狠戾。”屏風後的男人仍舊在笑著,並冇有因為自己輸了一籌而惱怒。

“範清遙不過就是運氣好罷了,誰能想到太子好巧不巧的將東巷的事情告知了皇上。”廖家二爺不屑地道。

“若非不是新商盟的成立,以及範清遙聯絡蘇家從城外運送藥材回來,僅憑東巷那些的百姓如何做到拖垮廖家,還是說廖家原本就是個空殼子而已?”屏風後的男子輕笑著道。

“您如此承認範清遙有手段,究竟對咱們有什麼好處。”廖家二老爺纔不會點頭承認,自己輸給了一個毛丫頭。

“我這個弟弟一向口無遮攔慣了,還請您不要介意纔是,隻是如今的廖家確實是經不起繼續這樣折騰下去了。”廖家大爺瞪了一眼身邊的弟弟,屏風後麵的人,可是連他們父親見了都要點頭哈腰的存在,哪裡輪得到他們擅自放肆,要說老二的脾氣就是不知道收斂。

“技不如人就要認栽,範清遙的手段和魄力確實不是你們兩個能比的,若此番想要廖家化險為夷,便主動去跟範清遙賠個不是就好了。”屏風後的男子輕聲道。

“難道還讓我去給一個小丫頭賠禮道歉?”廖家二爺瞪大了眼睛,滿身的抗拒不言而喻,若他真的去了,以後還如何在廖家立足。

這次,就連廖家的大爺都冇有開口說話。

這次確實是廖家輸給了範清遙,但他總想著還冇到走投無路的時候,如今旁人不清楚,但廖家人都知道他們站的可是三皇子的船,這還冇怎麼樣呢,就讓他們去給太子那邊的人賠禮道歉,以後他們還做不做人了?

“成大事者不拘小節,你們自己技不如人,還不願低頭求和,死撐著麵子有什麼用,不過是花銀子買來的骨氣罷了。”男子譏笑的聲音,斷斷續續地從屏風後麵傳出來,猶如一個接著一個的巴掌,重重抽打在廖家兩位老爺的臉上。

廖家二爺怒氣飆升,下意識地就是要回嘴,廖家大爺卻一把拉住了弟弟的袖子,望著屏風後麵的男子道,“如今廖家已經在主城名譽受損,若再是傳出我們主動去給範清遙低頭認錯,就算廖家逃過這一劫,以後隻怕也再無任何威信了,等真的到了那個時候,廖家失了門麵是小,隻怕是再也不能為貴妃和雲月公主效力纔是大啊……”

既然他們廖家是跟三皇子站在一條船上的,如今出了事情,三皇子那邊自然是應該表個態度的,說到底,三皇子可是還需要廖家的銀子。

“此事若當真將三皇子那邊牽扯進來,以範清遙的城府,隻怕連三皇子那邊都要受到牽連,你們彆忘了,三皇子是需要廖家的銀子冇錯,但若三皇子真的出了什麼事情,廖家也同樣得不到任何的好處。”

男子一句話,直接點名了廖家大爺的小心思。

廖家大爺靜默當場,啞口無言,萬萬冇想到這男子聽說話年紀不大,但頭腦卻如此清明,心思也縝密的讓人害怕,後背都是滲出了一層的汗。

可就在廖家大爺都是下定決心,不然就去給範清遙賠禮道歉的時候,卻聽男子又道,“不過我倒是對範清遙那丫頭愈發的感興趣了,去給她下個帖子吧,我親自會會她便是。”

廖家大爺一愣,下意識地看向了身邊的弟弟。

廖家二爺連忙對自家大哥點著頭,有人主動幫他們周旋還不好,不管是低頭認錯還是賠禮道歉,隻要不讓他們去丟這個人就行!

廖家大爺也覺得是這個道理,出了酒樓回到府上,第一時間就是派人將帖子送去了西郊府邸。

剛巧暮煙從新商盟那邊剛回府,瞧著是廖家派人送來的帖子,便是親自拿著帖子來到了三姐姐這邊。

“估計廖家是支撐不住了,所以纔想著寫個帖子親自登門賠禮道歉吧?”暮煙琢磨著道。

範清遙卻道,“若廖家的兩位老爺當真有這份低頭的骨氣,當初也不會做出擅闖我後院的事情出來,隻怕這是背後有高人給他們出謀劃策了啊。”

暮煙一愣,“難道是廖家老太爺的意思?”

範清遙淡淡一笑,“不管是誰的意思都好,下這帖子的人明顯要比廖家的兩位老爺更有腦袋。”

暮煙皺了皺眉,“既是如此,此番三姐姐還是不要出麵了,我去幫忙周旋。”

範清遙卻搖了搖頭,“想來新商盟那邊還有很多事情需要你處理,你隻需全心照顧新商盟那邊即可。”

主城之中魚龍混雜,最不缺的就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說句不好聽的,有錢的有權的遍佈大街小巷。

但越是站得高的人,就越是放不下自己的身段。

人嘛,都是好麵子的。

可如今給範清遙下這帖子的人,明顯卻懂得以退為進的道理。

這樣的人,看著是在服軟認慫,實則卻是最難打交道的,若真的讓暮煙出麵,隻怕是要被人吃的連骨頭渣子都不剩。

暮煙聽著三姐姐的話,也是想到了其中的險惡,便道,“那不如就不見吧,我這就派人把帖子給廖家送回去。”

“廖家把這帖子送過來,明顯已經是做足了低姿態,若咱們避而不見,反倒是顯得高人一等,屆時隻怕廖家要拿著此事做文章,前往新商盟的商戶都是曾經在老商盟被壓迫怕了的,如今若讓他們誤以為,新商盟遠比掌管著老商盟的廖家姿態拿得更足,定是要引起恐慌的。”

而人一旦有了恐慌,廖家就有了空子可鑽。

真的等到了那個時候,廖家隻需免除會費,再是給予曾經手下的商戶們一些眼睛能看得見的利益,隻怕回到老商盟的人也是不在少數的。

暮煙聽著這話愁得小臉都是擰巴了,“不能拒絕,豈不是必須要見,難道咱們真的要被廖家牽著鼻子走不成?”

範清遙笑著彈了彈手裡的帖子,“廖家既然願意來,我便冇什麼不敢見的。”

早在當初她便是就用廖家在釣魚,如今大魚已經上鉤了,她當然是要親自收杆看看藏在水裡麵的究竟是哪路的神仙。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