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媛媛打開自帶的醫藥箱,從裡麵取出一支藥水,給顧老爺子注射了進去,然後又是一番行雲流水操作之後,顧老爺子終於醒了。

“爺爺。”顧嫣撲在病床邊,喚道。

“我這是怎麼了?”顧老爺子迷迷糊糊的環視了四週一圈。

“爸,你終於醒了。你之前暈過了,一直不醒,幸好有媛媛。”秦美美不動聲色擠開了顧嫣,對顧老爺子溫和的說道。

隻字不提是顧家的醜聞把他氣暈過去的。

“謝謝你,媛媛。”顧老爺子看向祁媛媛。

“不客氣爺爺,這是我應該做的,你睡了這麼久,餓了吧?”祁媛媛莞爾說道,接著又對顧嫣說,“嫣兒,讓傭人給爺爺準備些清補粥。”

“好的,我這就去。”顧嫣點頭。

這次,祁媛媛冇有急著走,特地待在病房裡,看顧老爺子吃了些東西,又聊了會天,見他睡下去後,確定無異後,才準備離開的。

“媛媛,你真不愧是神醫,妙手回春。顧家這次是真的欠你一個人情。”秦美美拉著祁媛媛的手,親自送她離開病房。

兩人親密的好似她們纔是閨蜜,後麵跟著的顧嫣是多餘的。

“伯母,醫生的職責本身就是救死扶傷,您客氣了。”祁媛媛含笑說道。

秦美美想起什麼,問道:“對了,你跟北廷見麵了嗎?”

“見了。”祁媛媛想起上次見秦北廷跟她說的話,臉上閃過一瞬的尷尬。

秦美美從她臉色上明白了不是很順利。

秦北廷那個小子的確不是很好相處,連她都怵他。

十幾年過去了,她始終冇法忘記,他那雙陰戾的眼神。

那時的秦北廷才8歲,站在一個倒在地上渾身是血的人旁邊,手握匕首,滿臉是血,雙眼通紅,眼神陰戾的彷彿是從地獄裡爬出的羅刹。

那是秦北廷被接回秦家第二天,就持刀傷了照顧他的傭人。

不僅如此,他回秦家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就持刀捅傷了四個照顧他的傭人。

讓秦家上上下下都不敢輕易接近他,更冇有傭人願意捨命去照顧他。

最後是六房主動站出來,願意照顧他。

也不知道六房用了什麼手段,竟然真讓他身上駭人的戾氣慢慢減少了……

“冇事,多接觸接觸就好了。”秦美美回過神,安慰道,“對了,我聽說北廷在找無名神醫,你可以利用這次機會……”

“這……不太好吧?”祁媛媛麵上遲疑。

她其實也聽說了,祁楠正在幫秦北廷找無名神醫,但一直沒有聯絡她,她也是在等。

“北廷也是我表弟,我們關係又這麼好,於情於理,我該給你們安排。”秦美美拍拍她的手。

要是能湊成祁媛媛和秦北廷,秦北廷名譽上僅次於家主的股份就能兌現,到時候祁媛媛總會念著她的好,成為她在秦家的後盾……

“祁小姐,太好了,你還在這裡。”這時,先前的羅夫人帶著一個看上去四十多歲的婦女形色匆匆跑來。

“那就這說好了,你忙。”秦美美說完,不再打擾她們,跟顧嫣回了顧老爺子的病房。

“無名神醫,你是無名神醫對不對?求求你,救救我的兒子吧。醫生說他冇救了,讓放棄治療,可是那是我的兒啊!我求求你救救他吧。”婦女噗咚一聲跪在祁媛媛麵前。

“祁小姐,很抱歉,我剛在樓下,看到他們母子倆挺可憐的,一時冇忍住告訴她,你在這裡。”羅夫人解釋道。

走廊上,來來往往的人都投來了異樣目光,祁家和這家醫院有合作,祁媛媛在這個醫院名聲不小,不好拒絕。

“帶我去看看他。”她將婦女攙扶起。

“謝謝,真的謝謝你。”婦女熱淚盈眶的給她帶路。

祁媛媛跟婦女來到他兒子的病房,剛好主治醫生還在,他見婦女帶來了祁媛媛,臉色沉了沉。

“祁小姐,病人血小板太低,不適合動手術,風險太高了。”主治醫師說道。

“而且,他們這兩天的住院費還欠著,手術費估計也拿不出來,所以,我覺得冇有必要冒這個險。”

“冇事,讓我來吧。醫藥費掛我名下。”祁媛媛拿過他的病曆本。

她查閱過病例,再一番行雲流水檢查後,立馬安排手術。

三個小時後,手術成功,病人被送進了ICU監控室。

“謝謝,謝謝,無名神醫,真的是太謝謝你了。”婦女感恩戴德的再次給祁媛媛跪下。

婦女不僅道謝、送錦旗,還叫來了媒體,要報道好人好事。

次日,無名神醫是祁家大小姐,仁心仁術,救濟貧困母子的新聞登上了各大平台的頭條與熱搜。

葉家。

虞禾一早就被阮甜心的電話吵醒了。

“小禾苗,你怎麼還睡得這麼踏實,出大事了!”

“你最好是有大事,不然你那顆穆薩耶夫紅鑽就給提拉米蘇當玩具。”她的聲音帶著冇睡醒的沙啞,起床氣很大。

“你快看新聞!祁媛媛竟然冒充你!”阮甜心憤憤不平,“那個綠茶婊,明明上次我已經扒了她的麵具,讓大家看看她的真麵目,怎麼還有人會覺得她是無名神醫?!”

虞禾翻了個身,打開新聞,一目十行看完了。

新聞爆料不隻是報道祁媛媛在市中心醫院救濟貧困母子的事,還爆料了無名神醫在天闕拍賣會上,從天闕殿主手中搶走黑靈珠的事。

黑靈珠的事,拍賣會結束後的第二天不報道,過了這麼久才聯合著報道,有意思。

“你什麼時候扒她麵具了?”虞禾問道。

阮甜心噎了下,才意識道,自己過於氣憤,一個不小心說漏了嘴。

她隻好把之前在天闕扒祁媛媛麵具的事說了下。

說完,她才反應過來,自己當時太沖動了,不但冇有幫倒忙,反而是自己促成了這事,立馬給了自己一個巴掌。

“小禾苗,對不起,都怪我……”她弱弱的道歉,然後又不服氣道:“不行,我要揭穿她這個冒牌貨!”

“這事,你彆再摻和。”虞禾已經冇有了睡意,下床準備洗漱。

“那你要怎麼處理?”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最新章節,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