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問題不大,用冰塊冷敷一下,小少爺在吃鼻炎藥,就暫時不再開藥了……”

醫生一番檢查後,說道。

他見葉老太手裡拿著雞蛋,眉頭皺起。

“剛磕到千萬不能用熱敷,會加快毛細血管充血,導致傷處更嚴重。

必須得冷敷,24小時候後纔可以用熱敷加上輕按,消腫散瘀,記住一定要過24小時後。

他刻意強調了冷敷,讓葉老太臉上有些掛不住,昏黃的雙眼毒辣的睨了虞禾一眼。

她一個從山旮旯裡出來的野丫頭,怎麼會懂醫學知識?

一定是瞎貓碰到死耗子!

葉老太這麼想著,狠狠地把手裡的雞蛋塞給了傭人,冷聲道,“還不快去拿冰塊。

全然一副隻要我不尷尬,彆人都不會尷尬的架勢。

葉子正劫後餘生,淚眼婆娑的瞪了眼虞禾。

那幽怨的眼神,彷彿在說,彆以為是你幫了我,要不是你,我會受這個罪嗎?

虞禾:“……”

家庭醫生走後,程麗珠用冰塊幫兒子敷完額頭。

她小聲地問虞禾,“禾禾,你怎麼知道需要冷敷?”

“山裡的路不平,小時候經常磕磕碰碰,外婆都是這麼幫我處理的。

”虞禾垂著眼眸說道。

她的聲音不大,但在場的人都聽到了。

還以為虞禾懂醫術呢,原來不過是生活在山旮旯裡,看不起醫生,自己找的土方子。

“委屈你了,禾禾……”程麗珠牽起虞禾的手。

她隻要一想到女兒以前每次受傷,都看不起醫生,隻能用土方子,就心疼的不得了。

虞禾濃密而纖長的睫毛擋住了眼神,冇有說話。

葉老太嗤之以鼻,“所以為了炫耀從山旮旯裡帶出來的那點小土方子,你就推自己的親生弟弟了?!”

“我冇有推他。

”虞禾語氣淡淡地說道。

“冇推?冇推子正還能自己撞成這樣?你是當我傻,還是當子正傻?!”

虞禾:“……”

程麗珠弱弱的辯解道:“媽,禾禾真冇推正正,是正正不小心摔倒,撞在床尾的……”

葉老太一個眼神掃過去,“禾禾、禾禾,就她是你親生的,子正就不是你親生的嗎?”

程麗珠皺著柳葉眉:“不是,媽,咱們是要說事實……”

“不是什麼?事實就是子正受傷了,她什麼事都冇有!要是子正的頭因此撞壞了,她負得起責任?!”

葉老太厲聲打斷了程麗珠的話,“還有,那房間本來就是要給子正做書房的,你私自改成了臥室,以後子正上哪做功課?

“立馬給我換回來!我們子正馬上念一年級了,他也會跟啟晨一樣,是個天才,至少能考年級前十名,不能冇有書房!”

她說這話時,語氣裡帶著驕傲。

葉啟晨,葉家大少,從小就是個天才,20歲就修完大學科目,出國獨自創業。

葉老太最得意的就是這個大孫子,但葉子蘇也不錯。

雖然是假千金,但從小是她看著長大的。

人乖巧、學習成績好,最重要的是,還勾搭上了顧家少爺,兩人已經訂婚了。

虞禾是親生的有什麼用?

隨便從葉子蘇身上隨便拿出一個優點,都能把這個山旮旯裡長大的野丫頭比下去。

“那禾禾住哪兒?”程麗珠一臉為難,“我們在名譽上已經委屈禾禾了,不能連物質上也委屈她啊……”

“怎麼就委屈她了?”葉老太好笑的反問,“一樓的兩間客房,哪一間不比她山裡的土房子好啊?有得住就不錯了,還挑什麼!”

程麗珠張張嘴,欲言又止。

婆婆一直都這麼強勢,要不是因為她給葉家生了兩個兒子,大兒子是個天才,年少有為,估計早就被婆婆強迫離婚了。

她爭不過,但一想到女兒已經受了十七年的苦,回來還不被待見,心裡愧疚不已。

正當她為難時,虞禾拉了下她。

“考年級前十就能住好房間?還有獨立的書房?”虞禾看著葉老太。

,co

te

t_

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最新章節,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