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午三點,邵琛準時到嚴家接嚴雪冰。

車剛到嚴家門口,嚴雪冰已經在門口等著,原本就健壯的她,穿上白色蓬鬆的羽絨服,顯得更加強壯,加上她留的又是利落的短髮,遠遠看過去,像個男人,讓邵琛有些不忍直視。

他是正常的男人,喜歡曼妙,有女人味,且能激起男人保護欲的女人,而不是找個“兄弟”。

但這是他的選擇。

他隻能安慰自己,拿她當兄弟處就行了。

事實上,嚴雪冰也是這麼跟他相處的,邵琛原本還想說紳士一點,下車給她打開車門。

“不用,我自己來。”嚴雪冰利落地打開副駕駛座門,坐了進去。

邵琛明顯感覺整輛車往下沉了下,“……”

嚴雪冰坐在副駕駛座上,瞥了眼邵琛,有些小靦腆。

她在部隊裡見過不少男同誌,但冇有一個能長得像邵琛這般英俊,這麼吸引她。

即使知道他在外麵的名聲並不好,整天隻知道花天酒地,換女人如換衣服;父母都不建議她跟他結婚,但她一想到他這張臉,還是忍不住想靠近。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一見鐘情吧。

她對感情的要求並不高,有合適的對象,就結婚,冇有,那就為國家服務一輩子,相對於兒女私情,她更重視國家大事。

就算結婚了,她也不會選擇退役,而是繼續在部隊裡堅持自己的崗位,這個事情她之前跟邵老爺子和邵琛說過,他們都冇有意見。

所以有時候,她會覺得自己很幸運,能嫁給自己喜歡的男人,對方還尊重自己的選擇。

邵琛不開口說話,嚴雪冰也不敢吭聲,兩人一路無話。

車到了婚紗店,不用邵琛幫忙開車,嚴雪冰自己就解開安全帶下車了。

邵琛把車鑰匙交給保安去停車,進店時,他無意間看到櫥窗上的一條紫色漸變色的抹胸長裙,胸前鑲滿了白色的鑽石,散落到裙襬,就像夜空裡的星星。

看著在燈光下閃耀的白鑽,他第一反應是,阮甜心應該會喜歡這條裙子。

他腦海裡甚至不由浮現出她穿上這條裙子的樣子。

“邵爺,那件禮服是孤版,冇有嚴小姐的尺寸。”服務員見邵琛一直看著櫥窗裡的禮服,以為他喜歡,解釋道。

邵琛回過神,暗想都怪阮甜心這個鑽石狂魔,令人記憶深刻,所以纔會看到鑽石想起她。

“那件太緊身了,裙子也不方便,有冇有褲裝的啊?”嚴雪冰看了眼櫥窗的禮服,問道。

她常年在部隊裡,根本就冇有穿過裙子和高跟鞋,她也知道自己的身材,並不適合穿裙子。

邵琛:“……”

這話可把服務員問住了,哪個新娘子結婚不是穿上美美的婚紗?

要求穿褲裝的,她雖然不是第一次聽,但那都是拉拉的要求,兩個女人中有個要扮演男人的角色。

跟新郎一起,要求穿褲裝的新娘,她還是第一次見。

“褲裝的女性婚紗冇有樣板,但我們可以定做。”服務員解釋道,她說著,看向邵琛,像是在征求他的意願。

嚴雪冰也意識到了自己的要求似乎太唐突了,大喇喇地撓撓短髮,笑道:“哈哈,穿褲裝應該可以吧?主要是我也不習慣穿裙子和高跟鞋,邵爺爺應該理解部隊裡的生活習慣。”

邵琛看了眼她健壯的胳膊,實在不想去腦補她這金剛芭比穿抹胸裙的樣子,畫麵簡直無法直視。

“隨你。你們看著辦吧,不用問我意見。”他在店裡的沙發懶散地坐下,顯然是對這場訂婚冇有任何期待。

嚴雪冰見他癱在沙發上玩手機,有些小尷尬,不過好在服務員會來事,主動詢問她理想的婚紗的樣子,現場就讓設計師過來給她設計。

嚴雪冰的家裡條件很一般,問了一下設計價格,得知天價後,她就想走,走到沙發旁,跟邵琛說:“阿琛,我覺得這裡的消費太高了,不如換一家吧?”

邵琛:“…………”

見邵琛冇有要換的意思,嚴雪冰就讓服務員換了個一般的設計師,為了把費用降下來,還特地要求用一般的麵料。

定下禮服,接著是化妝師確定妝容,嚴雪冰平時連洗麵奶都不用,根本不懂什麼妝容,全程對化妝師的要求就是,用最低價的,能不用的就不用。

邵琛雖然在玩著手機,但還是聽得見她們話,全程無語,實在難以想象以後跟她生活在一起的樣子。

確定完訂婚當天的妝容後,邵琛就想走了,但邵夫人堅持給兩人安排了燭光晚餐。

他無奈,隻好帶嚴雪冰去了定好的西餐廳。

兩人麵對麵坐在長桌,上的是西餐,嚴雪冰不習慣用刀叉,跟服務員要了筷子,夾著牛排直接吃了。

邵琛對她毫不優雅的吃牛排方式不忍直視,一點胃口都冇有,感覺跟她在一起的時間,每一分鐘都是煎熬。

終於好不容易等嚴雪冰吃完飯,邵琛起身想走,嚴雪冰見他麵前的牛排一點都冇動,開口道:“你不餓嗎?怎麼冇吃?”

邵琛心說看著你就冇胃口,但嘴上還是客氣了下,“不餓。”

“浪費食物可不好。”嚴雪冰說著,起身把邵琛的牛排端了過去,“你要是不吃話,我幫你吃了。”

吃完牛排,嚴雪冰還讓服務員把冇有吃完的意麪和麪包片全打包了,說不能浪費,帶回去晚上當宵夜,連杯子裡最後一點果汁也冇放過。

邵琛:“……………………”

他能理解勤儉節約的好處,但他真的冇法過這樣的日子!

因為他是個寧可把時間花在怎麼賺錢上,而不是怎麼節省不浪費上的人。

再這麼跟她呆下去,他八成會徹底崩潰的。

終於晚上九點,邵琛把嚴雪冰送回了,解脫了自己。

“兒子,今天和雪冰相處的怎麼樣?還愉快嗎?”剛回到家,邵夫人就親切的上前詢問。

“彆提她,我現在不想再聽到她。”邵琛揮揮手,回房間了,把自己鎖在房間裡,任由母親怎麼敲門都不開。

他站在窗戶前,連抽了好幾根菸,又看了一眼手機撥號頁麵,上麵是一串他熟悉無比的號碼,但一天了,他都冇有播出去的號碼,感覺更煩躁了。

他又點了根菸,煩躁地抽著,這時,扣放在窗台上的手機裡突然傳來一聲熟悉的聲音,“喂,邵琛?”

邵琛被嚇了一跳,手不小心把手機打掉,他手忙腳亂地撿起手機,一看,才發現自己無意間竟然撥通了電話。

,co

te

t_

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最新章節,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