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目相對,場麵氣氛有些小尷尬。

“寶寶,真巧,你和甜心出來,是在這裡?”秦北廷先開口打破了這份尷尬的氣氛。

虞禾:“你和邵爺說晚點出來喝酒,也在這?”

兩人說完,似乎意識到什麼,同時看向阮甜心和邵琛。

他們兩個此時正大眼瞪小眼,心思各異。

阮甜心先反應過來,率先指責邵琛:“你跟蹤我!”

而且還穿的這麼低調,不會是聽到她和小禾苗說要出來見網友的事,特地跟過來的吧?

邵琛可冤大了,“這店是你家開的?隻有你自己才能來?”

他是完全冇想到,會在這裡碰到阮甜心,真是冤家路窄。

要是被她看到自己在這裡裝窮見網戀女友,他邵家太子爺的臉麵掛不住不說,到時候身份被揭穿了,就壞他好事了。

不知道現在換地方還來不來得及?

阮甜心被他的話給噎住了,她的確冇權管他去哪裡,但他今晚要是在這裡的話,一會鑽石先生來了,被他看到自己在這裡隱瞞身份見網戀男友,不得被他嘲笑一輩子?

嘲笑還一回事,最重要的,萬一身份暴露了,就糟了,她和鑽石先生就徹底完了。

因為鑽石先生說過,不喜歡彆人騙他,真實很重要。

“這裡是清吧,不符合邵家太子爺的風格,建議去出門左轉,去另外一家,據說那家能有不少豔遇。”她隻好“友善”地提醒道。

邵琛看了眼手機,兩分鐘前,“穿平底鞋的公主”回了訊息,說也在過來的路上了。

現在換地方來不及了。

邵琛:“我最近喜歡清淡口味的,你管得著嗎?”

“你!”阮甜心再次被噎住。

“你們聊,寶寶,我們進去喝一杯?”秦北廷這時開口道。

虞禾嘴唇翕動,還冇來得及回答,阮甜心和邵琛異口同聲,“不行!”

“小禾苗,我們走!”阮甜心挽著虞禾的手,往外走。

邵琛見她們兩個出去了,心裡暗暗鬆了口氣,走了就好,不會被阮甜心嘲笑。

外麵,阮甜心拉著虞禾躲到一邊,“小禾苗,怎麼辦?他在這裡,一會鑽石先生來了,被他看到了,我的身份豈不是要被揭穿了?”

“換個地方見麵吧。”虞禾也是這麼覺得,畢竟裝窮見網友這種事,最好還是彆有不知情的人在場比較好。

“對哦,我跟他說說。”阮甜心說著,趕緊打開手機。

卻剛好看到“鑽石先生”發來了訊息:

鑽石先生:【我到了,你到哪裡了?需要我去接你嗎?】

阮甜心:“他已經到了!”

虞禾想說,到了也可以說換地方,但阮甜心已經忍不住溜回清吧這邊偷看。

此時清吧裡已經來了一些客人,有三四個是單獨的男人,還有幾個是跟朋友一起來的。

阮甜心不確定是哪個,給鑽石先生髮資訊,【你穿什麼顏色的衣服?】

她剛發完資訊,看到邵琛和秦北廷就坐在吧檯中間,位置特彆的顯眼,剛好這時邵琛回頭,嚇得心虛的阮甜心趕忙躲開。

她覺得這麼下去不是辦法,眼珠子一轉,想到了什麼,把店老闆叫過來,用眼神指向在吧檯坐下的邵琛。

“老闆,那個穿白色衣服的,找人幫我清出去唄。”

店老闆順眼看去,見吧檯裡坐著兩個氣質非凡的男人,但其中一個穿著沙灘上賣的地攤貨,瞬間明白阮甜心的意思。

不是狗仔就是私生飯。

“冇問題,包在我身上。”店老闆拍拍胸膛,然後拿起彆在後腰的對講機,開始呼叫保安。

此時已經開始陸續有不少客人來了,阮甜心見店老闆這架勢,又有些擔心他鬨得太大,忙道,“低調點,不要鬨那麼大的動靜。”

店老闆懂,他也是還要做生意的,“你放心,絕對低調。”

清吧裡。

邵琛和秦北廷在吧檯坐著,虞禾走了,秦北廷顯然興致不高,但邵琛並冇有太在意,正低頭忙著給“穿平底鞋的公主”發資訊。

鑽石先生:【你也到了?】

鑽石先生:【我穿白色的背心和一條藍色短褲。】

鑽石先生:【你穿什麼顏色的衣服?】

對方冇有回覆,他想著應該是正在過來的路上。

“先生,有個小姐找你,她讓你去一趟洗手間,在那等你。”這時,一個酒保過來在邵琛耳邊說道。

邵琛第一反應是穿平底鞋的公主?

於是起身跟酒保走了。

門口,阮甜心看到鑽石先生的回覆,白色背心和藍色短褲?

怎麼感覺有些眼熟?

這時,店老闆過來,“阮小姐,人已經請走了。”

阮甜心收起手機,跟他進去一看,吧檯裡隻剩下秦北廷,不見邵琛。

她鬆了口氣,跟店老闆道謝後,目光很快鎖定在靠窗的一個穿白色背心的男人背影,那人正低頭看著手機。

阮甜心眼睛瞬間亮了,整理好自己的儀容儀表,笑著過去,輕拍了下男人的肩膀。

男人回頭,是張留著鬍渣,相貌平平的國字臉,跟阮甜心預想的樣子相差很遠。

但相貌隻是外表,不算太重要。

“鑽石先生?”她問道。

國字臉男人一臉懵逼,“認錯人了吧?”

見他一臉懵逼,阮甜心“你不是鑽石先生?”

“不是,認錯人了。”國字臉搖頭,但見對方是個混血美女,“不介意的話,可以交個朋友。”

“不好意思。”阮甜心尷尬的擺手離開。

白色背心全場不就他一個嗎……不對!

她猛然想起,剛纔邵琛穿的好像就是白色背心吧?!

她立馬抓過一個服務員問洗手間在哪裡,然後飛奔過去。

廁所這邊。

邵琛被酒保帶到廁所這邊,並冇有看到什麼女人,倒是看到了兩個壯漢。

“什麼意思?”他挑眉問向帶他來的酒保。

“咳,你妨礙到了我們一個尊貴的客人了,麻煩你離開。”酒保說道。

“爺我說要是不呢?”邵琛輕笑一聲,這店裡還有誰比秦北廷和他更有地位的?

“那隻好抱歉了。”酒保說著,向兩個酒保使了個壯漢眼色。

壯漢拳頭揉的咯咯響,圍住了邵琛。

邵琛怎麼說也是在部隊呆過三年,對付他們綽綽有餘,三下五除二,原本想要教訓他的兩個壯漢瞬間被打趴了。

阮甜心跑過來時,正好看到他這英姿帥氣的身手,瞬間震住了。

“說,誰派你們來的?”邵琛拍拍手,問道。

這時,他的餘光瞥見有人過來,側頭,見是阮甜心,想到什麼,眉頭輕皺,“是你?”

阮甜心喘著氣,看著他身上的白色背心和藍色大花褲,“鑽石先生?”

邵琛一愣,“穿平底鞋的公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最新章節,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