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空,不去。”秦北廷並不感興趣。

陪兄弟去見網友有什麼好玩的,不如在家陪老婆孩子,他好不容易把老婆娶回來,得多溫存溫存。

“廷哥,彆這麼無情,看在兄弟的份上,幫我一回。”邵琛懇求道。

秦北廷疑惑:“幫?”

“咳,我跟她說,我是個商場的保安。”邵琛乾咳一聲,解釋道:“月薪三千,冇房冇車,冇技能,她都不嫌棄我,還想跟我一起,這一定是真愛!”

秦北廷嘴角微抽,“玩過家家呢?”

邵琛一臉認真,“爺是認真的!”

“認真的撒謊?你要準備裝窮一輩子?”

秦北廷聽著就覺得不靠譜,當初他也向虞禾隱瞞過身份,結果把小姑娘給惹毛了,鬨著分手,費了好大的勁才追回來的。

吃過教訓的他,非常不認可這種欺騙行為。

“不是!要是麵基了,合適的話,我就找機會向她坦白身份,月入三千她都不嫌棄我,身價千億,她怎麼會嫌棄我?”邵琛分析道。

“要是不合適的話,你陪我去的,我說你是我老闆,不合適,我給你暗示,你就說要走了,我就跟著你走,做戲做全套,這樣她也不會賴上我是不是?”

秦北廷覺得非常不靠譜,但看在兄弟的情麵上,勉強答應了,“行。”

另外一邊。

阮甜心和虞禾遊完泳,上了岸,阮甜心看到手機的資訊,激動地抓著虞禾說道:“小禾苗,‘鑽石先生’約我明天晚上見麵!”

“明天晚上?在哪裡?”虞禾問道。

阮甜心看著手機裡對方發來的訊息,“對,明天晚上,在這邊,他說正好陪他們的老總過來這邊出差,明天到鹿城,等他到了再約個地方見麵。”

“保安也要出差?”虞禾狐疑。

“哎呀,他那不是普通的保安,他可是當過三年兵的,練過家子,算是老闆的半個保鏢,陪老闆出差,還有提成和獎金,他特地申請過來的。”阮甜心解釋道。

虞禾聽著感覺哪裡怪怪的,但又不好直接澆滅好友的激動心情,“那你要去嗎?”

“去啊。”阮甜心應道,“我之前還想著要怎麼約他麵基呢,現在他主動約我,我肯定要去啊,要是成的話,我後天就帶過來給邵琛看看,在他麵前秀恩愛!他堂堂邵家太子爺很了不起啊?還不如一個保安,氣死他!”

虞禾哭笑不得,“那你準備怎麼去?要不要我陪你去?”

要是對方是個騙子,她還能當場就揭穿,不讓傻閨蜜上當受騙。

阮甜心正有此意,點頭如搗蒜,“要啊!你陪我去,幫我一起看看,我就說你是我的顧客;要是對方是個糟老頭子,或者跟網上聊得不一樣,你就帶我走;要是跟網上聊得差不多,你就自己走吧。”

虞禾見她還不至於太傻,有些欣慰,“好。”

“小禾苗,你真的是太好了。我太開心了,希望他是我的真命天子!”阮甜心開心的都快要飛起來了,因為邵琛帶來的壞心情全消散了。

她第一次網戀,還是見網友,有些激動,又有些緊張,擔心對方冇有預期的那麼好,又擔心對方比預期的要而好看不上自己。

一個晚上,阮甜心是翻來覆去冇有睡著,腦海裡各種腦補鑽石先生的樣子,以及設想兩人明晚見麵的場景,越想越睡不著。

於是她索性不睡了,爬起來翻開衣櫃,開始搭配明天晚上的衣服,直到快天亮,纔有了睏意。

一覺醒來,是中午。

吃過午飯,阮甜心拉著虞禾去自己的臥室。

鑽石先生跟她約的是晚上九點,在海邊的一個清吧,說是春節期間,正常營業的隻有這家清吧。

“小禾苗,你快幫我看看,今晚我就穿這條裙子,再化個青春靚麗一些的妝,怎麼樣?”

她滿懷期待地把挑了一晚,最後確定的裙子拿給虞禾看,“這是我帶來最喜歡的一條裙子了。”

虞禾看了眼她手中鑲滿碎鑽,閃閃發亮,要是穿去走紅毯,定能成為最吸睛的禮服裙,嘴角微抽,“你是不是忘了你隻是個底薪兩千的銷售員了?穿這麼奢侈去,是要立馬告訴對方你的身份不凡?”

“啊?這很奢侈?”阮甜心一臉惋惜,因為這是她喜歡的裙子之一,鑲滿了她喜歡的鑽石。

接著,她又拿出備選的另外一套,“那這套呢?”

是一套香奈兒經典套裝群,比較顯氣質。

“不行。”虞禾搖頭,香奈兒的名氣很多人都知道。

她轉身拉開她的衣櫃,雖然隻是出來玩一週的時間,但阮甜心帶的衣服,以及她來到這邊控製不住自己買的衣服,已經塞滿了整個衣櫃。

“這套吧。”虞禾艱難地從衣櫃裡各種大牌衣服,挑了一套最低調的粉色連衣裙,還是出自世界知名品牌“W”的私人定製。

W的主要客戶群是各國的皇親貴族,阮甜心有些擔憂,“這件不好吧?感覺很容易暴露我的身份?”

“一般普通老百姓接觸不到這個牌子,不會知道。”虞禾解釋道。

不隻是普通老百姓,甚至一般的豪門都接觸不到,所以不用擔心被認出來。

阮甜心轉念一想,覺得很有道理,“那我配什麼妝呢?”

虞禾:“素顏。”

“會不會不尊重對方呀?”

阮甜心長得芭比娃娃般稚嫩的臉,顯年紀小,所以平時她喜歡給自己化比較成熟的妝,加上她在國際娛樂圈混,感覺不化妝似乎就不尊重對方。

“你身份已經假了,至少臉是真誠的吧?”虞禾說著,目光落到她耳朵的鑽石耳釘和脖子上的鑽石項鍊,“還有,這些都取下來。”

阮甜心有些不捨,“這都是襯托我美的寶貝。”

“月薪兩千的銷售員不配。”虞禾說著,繞到她身後幫她把項鍊取下來。

“好吧。”阮甜心是個演員,立馬代入自己的身份,把鑽石耳釘也取下來了。

“另外,你要額外記住,一定要抑製住你愛買單的毛病,彆上來就說請店裡所有人喝酒!”虞禾特地叮囑道。

阮甜心委屈巴巴的應道:“是!”

要抑製自己的天性,真難。

,co

te

t_

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最新章節,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