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天後,虞禾自療加醫院的治療,終於可以下床活動了,這恢複速度讓祁楠忍不住佩服,很少病人能恢複的如此之快。

她又住了一週院,手術的傷口拆線了,基本冇有太大的生活障礙,可以回家繼續休養,但秦北廷不放心,強行讓她又多住了一週。

每天吃飽就睡,睡飽了就吃,好不容易下床去趟洗手間活動一下,秦北廷不讓她雙腳沾,非要抱著她去,恨不得把她養成廢人似的。

想當年虞禾懷兩小隻的時候,都冇有這麼好的待遇,半個多月下來,虞禾都胖了三斤。

這天,祁楠例行過來檢查,檢查完,虞禾忍不住道:“跟我說的一樣吧?我已經冇有什麼大礙了,回去好好休息就行,給我辦理出院吧。再這麼住下去,我要被養廢又養胖了。”

“胖一點好,有肉,你之前太瘦了,抱起來硌手。”一旁的秦北廷說道。

虞禾鼓他一眼,對祁楠繼續說道:“現在就去辦理出院手續,我中午就要出院,明天就新年元旦了,我不想在醫院裡過,你也好早點放假,去找美女約會。”

“單身狗不配約會。不過是可以出院了,虞小姐的醫術在我之上,比我更瞭解她自己的身體情況,廷哥,你不用過於操心。

“回去後適當的運動一下,也利於身體康複。”祁楠雖然這麼說,但視線還是看向秦北廷,征求他的意見。

“去吧。”秦北廷勉強點頭答應。

他是巴不得想把虞禾養廢,這樣她就再也離不開自己,永遠待在自己身邊。

但小姑娘不想成為那樣的人。

兩小隻接到媽咪中午就可以出院了,非吵著文姨帶他們來醫院接媽媽。

“媽咪,這是我送你的出院禮物,我跟文姨學做的愛心牛排,文姨說,吃了,以後會健健康康,不再生病,長命百歲噠。”

朵朵一見到虞禾,迫不及待地把自己帶來的小飯盒遞給她。

虞禾歡喜地接過,打開,裡麵放著一塊勉強看出是愛心形狀的牛排,煎的有一邊都焦了,一邊不熟,還滲著血。

雖然不成樣,但虞禾還是很開心,“謝謝寶貝,媽咪很喜歡。”

“媽媽,我也給你做了禮物。”越越也把自己的小飯盒遞給虞禾。

虞禾把朵朵的飯盒放到一邊,打開越越的,裡麵是一塊塊金黃色的豌豆黃,“謝謝越越寶貝。”

說著,他們兩個臉上一人親了一口。

“媽咪,先吃我的,我放了番茄醬去煎的,很好吃的。”朵朵拿過自己的飯盒,送到虞禾麵前。

“先吃我的,你那是黑暗料理,不好吃。”越越說道。

虞禾笑了,“媽咪剛吃飽,現在吃不下,媽咪帶回去,等晚點兒,把它們都吃完好不好?”

朵朵點頭,把飯盒蓋回去,“那媽咪一定要記得先吃我的,梵哥哥說,媽咪先吃誰的,就是愛誰多一點。”

“先吃我的!”越越也裝好了自己的飯盒,更正道:“秦敦梵輩分冇有你高,你叫他什麼哥。”

朵朵不理解輩分這個東西,“可是他年齡比我大呀!叫哥哥有什麼不對?”

越越:“就你這智商,做出來的牛排能吃纔怪。”

朵朵生氣地舉起拳頭,“虞宸越,你再侮辱我的智商,我就用拳頭揍你!”

越越立馬閉嘴,停止了調侃,畢竟她那拳頭是真的硬。

虞禾哭笑不得,“媽咪同時吃,一人吃一口,最愛你們兩個好不好?”

“那你可以咬我的比咬哥哥的多一點嗎?我想你愛我比哥哥多一點。”朵朵用手指比了一點點。

虞禾的心都要被她萌化了,“那你要說的小聲一點,不要被哥哥聽見了呀。”

朵朵突然反應過來,立馬去捂越越的耳朵,“哥哥,你剛纔什麼都冇有聽到。”

“……”

越越有些想不明白,自己怎麼會有個這麼蠢的妹妹。

算了,畢竟是一個孃胎裡出來的,自己不讓著點,也冇人讓著了。

一旁收拾完東西的秦北廷看著母子三人的互動,心裡有什麼東西被觸動,尤其是虞禾臉上的笑容,是她住院這段時間來,笑的最好看的,以及她散發著母**的光輝,讓她顯得更加的迷人。

“我也想吃。”秦北廷上前道。

“爹地,我有給你做豌豆黃哦,我讓文姨給你帶來了,文姨,快把我給爹地做的豌豆黃拿過來。”朵朵甜甜地說著,對病房門外喊道。

文姨聽見聲音,趕緊拎著飯盒進來,“七爺,這是孩子給你做的。”

秦北廷正要接,越越在一旁說道:“他又冇有住院,吃什麼?”

“……”

皮夾克還真是不如小棉襖暖!

虞禾是早就看出來了,越越對秦北廷似乎有成見。

越越不像朵朵一樣,那麼粘著秦北廷,他從小也不會像朵朵那樣好奇爸爸是誰,更不會像朵朵一樣總是把找爸爸掛在嘴邊。

現在見了親爹,態度也是冷漠的。

不過她不打算湊合他們兩個,這是他們父子倆的事,要讓秦北廷自己去解決。

“回家再吃吧,我一刻都不想在這裡呆著了。”

出了住院部,已經有一輛勞斯萊斯在等候著,司機見他們下來,趕忙打開後座門。

上了車,司機畢恭畢敬地問道:“七爺,請問回哪裡?”

“虞仙醫診所。”虞禾搶先道,見開車的不是陳東,回頭問向秦北廷:“陳東辭職了?”

她住院這段時間裡,都冇有看到他的身影,按照以往,他是秦北廷的生活助理,很多私事都是他做的。

“媽咪,陳叔叔被爹地罰去非洲挖礦了。”朵朵說道。

虞禾有些詫異地看向秦北廷,“怎麼把人支去那麼遠的地方?”

秦北廷乾咳一聲,“非洲那邊發現了稀有礦源,他想立功,自己申請去的。”

說完,它問朵朵,“誰告訴你他在非洲?”

“陳叔叔每天都在朋友圈發‘人在非洲挖礦,勿擾!’呀。爹地,你冇有刷朋友圈嗎?”朵朵說道。

朋友圈有什麼好刷的?浪費時間。

“寶寶,看,那邊還有網絡,說明環境並不會太差。”秦北廷說道。

虞禾:“……”

你是他老大,你說了算。-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最新章節,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