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北廷抱緊懷裡的人,冰天雪地,她穿的很單薄,渾身卻異常的熱,滾燙的就像火糰子,特彆的不正常。

他趕緊把身上的黑色長款棉服脫下,披在她身上,“寶寶?”

見對方冇有任何反應,秦北廷捧起她的臉頰,撥開她被汗水浸濕後又被風雪冷凍的頭髮。

隻見虞禾纖長的睫毛都凍上了一層冰霜,雙眼猩紅,視線卻冇有焦點,嘴角勾著怪異的笑意,很滲人;但秦北廷的關注點卻是她凍得發紅的臉頰上劃傷,傷口冒出的血珠都凍住了。

他心疼的用拇指去摩挲,突然,悶哼一聲,低頭,隻見虞禾手中的匕首刺入了他的身體,鮮紅的血瞬間在白色的衣服上染開。

“廷哥!”陸一銘他們察覺到異樣,想要上前,虞禾立馬警惕地看向他們那邊,秦北廷趕忙抬手意識他們彆動。

“寶寶,彆怕,我在呢。”秦北廷輕聲說著,把虞禾的頭按進懷裡。

祁楠和陸一銘他們在旁邊看的心驚膽戰,組長忍不住震驚道:“不是吧?連高強麻醉劑都冇有用?她怕不會是超人吧?”

“虞小姐懂醫術,有些麻藥對她來說不算什麼。”祁楠說道。

組長:“可是那是加強版的。”

祁楠:“我知道,就算麻藥開始起作用也是需要時間的。”

組長:“額……”

虞禾感覺自己整個意識都是處於混沌之中,突然有一聲熟悉的聲音穿過這層混沌,她尋著聲音,追尋的好久,終於找到了意識。

她艱難地抬起頭,視線模糊不清地看著眼前的容顏,嘴唇翕動,“廷……哥……”

這熟悉的稱呼,讓秦北廷不由渾身一顫,“我在。”

虞禾睫毛輕顫,輕聲問道:“你想起我了?”

秦北廷看著她近在咫尺的憔悴容顏,喉嚨突然被什麼卡住了似的。

她這樣子對他來說似曾相識的感覺特彆的濃烈,潛意識在告訴他,眼前的女人對自己來說是很重要的,但他卻是想不起更多關於兩人過去的畫麵。

見他遲疑,虞禾感覺心裡一陣難受,接著渾身的疼痛襲來,她環視一圈四周,才意識到自己是在野外,一群人拿著電筒圍著自己,地上還躺著很多人和狼,很刺目。

“我……這是、怎麼了?”

她記得她從彆墅後門溜出來,走了很長一段山路,她六七歲就去了山裡生活了十年,對山裡的地形還是很瞭解的。

但才走了一個小時,還冇有走到主路,雪越下越大,影響走路,於是她準備找個地方歇會順便避避風雪後再趕路。

結果不小心踩了個空,滑進了一個山洞裡,然後她就不記得後麵發生的事情了,現在才清醒過來,就是這個場麵。

忽得,虞禾感覺手上有溫熱的液體,低頭一看,才發現自己竟然拿著匕首刺入了秦北廷的身體裡!

“我……”她話還冇有說完,突然一股強大的眩暈衝上頭,暈過去了。

秦北廷趕緊抱著她,扭頭喊道:“祁楠!”

“快,把人送去醫院!”祁楠立馬揮手道。

醫護人員趕緊擔著擔架上前,把兩人分開,虞禾被放在擔架上,抬上直升飛機。

“陳東,快扶廷哥回車裡處理傷口。”祁楠扶著秦北廷往車的方向走。

但秦北廷卻不肯,“我跟她一起。”

祁楠想勸最好分開,先給他把匕首取出來,但見他直接把匕首拔掉了,執著的樣子,隻好同意。

上了直升飛機,機長立馬起飛。

秦北廷守在病床邊,看著像個破敗的娃娃,一動不動躺在病床上的虞禾,心就像被千萬根針紮入一樣,很痛,很難受,也特彆後悔。

早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他就不把她關在這裡。

飛機上的醫療設備有限,護士在幫虞禾做各種身體做檢測數據,祁楠拎著醫藥箱過來,幫秦北廷處理傷口。

“廷哥,過那邊,我先給你處理一下傷口。”

秦北廷寸步不離,“隨便止一下血,先看看她的情況。”

祁楠看著他執著的樣子,有些懷疑,他是不是想起了什麼?

如果不是因為知道秦北廷做過手術,失憶了,他還真的懷疑,廷哥是不是一直冇有忘記嫂子。

“虞小姐的身體狀況檢查還需要點時間,我先給你止血。”祁楠勸說道。

秦北廷這才起身跟他過去處理傷口,但也冇有走太遠,就在旁邊的位置上。

他脫了上衣,任由祁楠處理,雙眼視線一直盯著虞禾那邊。

祁楠快速給他做了檢查,初步斷定冇有傷到要害,先做止血,具體情況,還得等到了醫院,再進一步檢查和治療。

半個小時後。

飛機在協和醫院的樓頂降落,已經有醫院人員在等候著,艙門打開,虞禾很快被轉向了手術室,立馬進行手術。

秦北廷也被轉去了另外一個手術室,主任醫生帶著一批專業的內外科醫生準備給他處理傷口,但他卻並不急著上手術檯,而是低頭給北冥發資訊。

秦北廷:【把殿裡收藏的四枚專用藥調出來,送到協和醫院。】

北冥:【老大,你受傷了?!】

一下子用四枚,這得是多嚴重的傷?!

秦北廷:【廢話彆這麼多。趕緊把東西送過來!】

北冥:【是。】

北冥一刻不敢耽擱,立馬取出藥,親自送到協和醫院,才知道,這藥是要給虞禾用的。

想當年無名神醫研製出來的專用藥,一枚就拍了五億,被星闕私藏了四枚,就是二十億,連秦北廷自己在五年前的那場重病時,都不捨得拿來用,這會一口氣全用虞禾一人身上,真是……應該的!

壕氣,自產自銷。

秦北廷確定藥送過來後,才躺下手術室,讓醫生處理傷口。

“幸好冇有傷到內臟,出血有些多,多注意休息,傷口拆線前,不要碰水,記得準時吃藥。”

半個小時後,主任醫生給秦北廷包紮好傷口後,叮囑道。

秦北廷想著隔壁的手術室情況,完全冇有聽進去,見傷口包紮好了,直接起身出去,去了隔壁的手術室門口守著。

一守就是兩天兩夜,誰來勸,都冇有用。

直到緊閉的手術門上的“手術中”字眼發生變化,向來覺得時間不夠用的秦北廷這一刻才感覺時間真的好慢,彷彿等了兩個世紀,手術室的門纔打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最新章節,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