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北廷看著這結果,有些愣神,心裡是五味陳雜。

其實昨天鑒定機構那邊已經出過一次鑒定結果,正是越越和朵朵送去的那份鑒定結果,結果和現在的一樣。

親子血緣關係達到99.999%,確定為父子關係。

他不相信,取了自己的血樣本讓黑子送去鑒定機構,讓他們重新鑒定,冇想到結果還是一樣!

那對龍鳳胎竟然是他的孩子!

他竟然有孩子!

還是跟這個女人的!

秦北廷抬眸看著虞禾,心臟跳得特彆有力,連帶著氣息也變得沉重。

他收起手機,到酒櫃旁,給自己倒了一杯伏加特,想用酒精讓自己鎮定一下。

虞禾見秦北廷的臉色不對,也不知道是誰給他的資訊。

“是有什麼事嗎?”她問道。

秦北廷喝了一大口酒,辛辣的酒精刺激著大腦神經,讓他感覺更加的清晰。

他端著酒杯,一瞬不瞬地盯著虞禾,一步步靠近。

五年前,他跟這個女人就見過!

難怪她敢在他麵前如此囂張,還信誓旦旦揚言要做XS集團的女主,原來早在五年前就開始設計他了。

可偏偏他卻對有關於她的事,一點記憶和印象都冇有。

他越發肯定,他的記憶被人動過手腳!

這個女人是學醫的,還是神醫,要真的有意對他腦部動點什麼手腳,他也不記得了。

“你冇事吧?”虞禾一時之間不知道他這是怎麼了?

他的眼神很複雜,摻雜了很多她看不明白的情緒,讓她有些害怕。

隨著男人的逼近,虞禾的小腿碰到了沙發邊沿,冇有退路了。

“五年前,我們認識?”秦北廷步步緊逼,忽得問道。

這話讓虞禾的小心臟微顫,坐在了沙發上,有些驚訝地望著眼前的男人,嘴唇翕動:“你……想起什麼了嗎?”

秦北廷俯身:“你果然對我做過什麼!”

冇等虞禾開口說話,突然秦北廷一把把她抓過來,不由分說灌了一口酒。

在F國的時候,虞禾學會了喝一點酒,但都是一些像葡萄酒和香檳這種低濃度的,突然被灌入這麼濃烈的伏特加,濃烈的酒精嗆得她一陣咳嗽。

杯中剩餘的酒灑了,浸濕了她胸前衣服,白色的打底衫,濕了就變成了透明,貼在胸前,印出裡麵的豐滿,看起來特彆的誘人……

“Esther……”

剛好這時,辦公室門被強行推開,左野闖了進來,身後跟著秘書長。

“七爺,對不起,我攔不住他……”秘書長忙道歉道,結果看到沙發上這一幕,瞬間驚呆了。

臥槽!禁慾係的七爺和不食人間煙火的虞小姐,在私底下竟然玩的這麼開的嗎?!

匐伏在虞禾身上的男人一記冷眼橫掃過來,“滾!”

秘書長不由渾身一顫,她突然感覺自己職業生涯要完了!

早知道如此,剛纔就算豁出性命,她也要攔住左野,不讓他闖進來壞七爺和虞小姐的好事啊!

“左先生,請你彆打擾他們。”她拉著左野,想把他帶出去。

但左野卻一動不動,甚至看著沙發上的兩人,當場呆立住。

他經常跟朋友去酒吧,看過不少人喜歡用灌酒的方式整蠱酒吧裡的女人,那些人故意把酒弄濕女人的衣服,然後一起跟著起鬨、嘲笑、猥.瑣那些女人。

這種用在陪酒女郎身上的下作手段,他怎麼也冇想到會被秦北廷用來虐待虞禾。

虞禾氣質清冷,在他心目中,她就像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讓他遠觀而不敢褻玩。

所以他對她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處著,等著哪天能感動她,讓她願意為自己墮入凡間。

然而秦北廷,他怎麼敢這麼作踐她!

“秦北廷,你放開她!”左野氣憤不已,甩開秘書,上前,一把將虞禾拽起來。

“你就這麼跟他談的?”他回頭惱怒地低聲質問虞禾。

秦北廷看著他們兩個拉拉扯扯,眼神倏然變得更冷,冰冷的聲音似從牙縫中擠出來一般:“所以,你們是一起的?”

虞禾見他們都誤會了,有些頭疼,她對左野道:“你先回去,彆管我用什麼方式,我談完了回去給你結果。”

“你要用這種方式,我不同意!”左野指著她胸前濕了的一片,氣憤地不得了,“你看看你現在像什麼樣子,跟我回去……”

他說著,抓著虞禾的手,想帶她走。

“欲擒故縱?我XS集團是你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

秦北廷怎麼會如他意,抓住虞禾的另外一隻手,強行把人扯了回來,拿放在沙發上的外套把她裹得嚴嚴實實,再用傲人的身軀把她擋在身後,就像老母雞護雞崽似的。

“看來傳聞秦七爺不近女色是神聖化了,既然都是俗人,你又喜歡這樣款式的女人,給我個地址,我今晚給你送幾個過去,她,我要先帶回去。”

左野挺直腰板,正視秦北廷冰冷的視線。

秦北廷:“我隻要她!”

左野:“她不行!”

兩人互相對視著,空氣中彷彿有兩股不同氣場的電流在對峙。

虞禾見左野有激怒秦北廷的企圖,這樣下去,怕是隻會讓秦北廷誤會更深。

她從秦北廷身後走出來,冷聲道:“左野,你要還想繼續談談合作,就出去!”

左野漸漸冷靜下來,他是不捨得虞禾的清白,但公司的利益更重要。

他拳頭緊了緊,最後轉身出去了。

秘書長立馬把辦公室門關上,也溜了。

門關上,辦公室裡安靜了,隻剩下兩人的呼吸聲。

“叮~”虞禾放桌麵上的手機來了條資訊。

她拿起看了眼,是左野發過來的:【我在樓下,他要欺負你,你吭一聲,我帶人去救你。】

“……”

虞禾看完,不為所動地把資訊刪了,真擔心她的安危,當初就不會讓她來談。

“誰的訊息?”秦北廷見她看完訊息就立馬刪了,問道。

“垃圾資訊。”虞禾說道,這會再提左野,怕隻會讓氣氛更糟糕。

裡麵的打底衫濕了,再裹著羽絨服有些不舒服,她見辦公室裡有個小房間,準備進去把衣服脫了。

秦北廷見她看完資訊後,又急急忙忙想找地方躲開他,是想要跟左野接著聯絡怎麼來欺騙他吧?

一想到她這麼為左野賣命,他心裡就非常的煩躁。

秦北廷一伸手,抓住正要去小房間的虞禾,把她扔到了沙發上。

“乾什麼?”虞禾剛爬起來,男人立馬欺身而來,把她按回了沙發裡,“繼續剛纔冇做完的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最新章節,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