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特助,你們殿主這是什麼意思?”虞禾問道。

“無名神醫,抱歉,我隻是按照流程辦事。”北冥說道。

虞禾好看的眉頭不悅地輕蹙著。

“哈哈哈哈哈哈,看見冇有?看見冇有?星闕給我做擔保!我終於要出去了!”

秦永豪仰天大笑起來,整條走廊都充滿了他囂張的笑聲。

要是秦北廷也在這裡就好了,他要讓秦北廷看看,上次不過是下麵的人搞錯了,才讓秦北廷得逞了。

這次北冥親自過來給他擔保,絕對錯不了!

他秦永豪出去以後又是一條好漢!

所有害過他和他老婆兒子的人,他出去後,一定都會加倍討回來的!

“虞禾,你給我等著,看我一會怎麼弄死你!”秦永豪囂張地說道,“你現在最好把秦北廷叫過來,這樣你們還能死一塊。”

他要讓秦北廷親眼看看,他可是有星闕做後盾的人!

秦北廷永遠鬥不過他!

“我們能不能死一塊,就不用一條腿已經跨進棺材的你操心,你能不能走出這裡還不一定。”虞禾看著他囂張的嘴臉,隻覺得噁心。

她不理解現在是什麼情況,按理說,秦北廷口中的禮物,不該是這樣的。

“你、你就嘴硬吧!”秦永豪隻當她是怕了,有北冥親自過來擔保他,他怎麼可能出不去?

她不是過怕了,嘴硬,強撐臉麵而已。

怕就對了!

得罪他秦永豪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

“還不快去給我把手續辦好!把手銬給我解開了!還有把我手機拿過來!再給我搬把椅子,和泡一壺大紅袍過來。”他催趕著工作人員道。

工作人員看在北冥和擔保卡上,不敢不從,星闕的擔保卡在這裡優先於一切,幾個工作人員趕緊去辦事,一個給秦永豪開手銬,一個去辦手續,一個端茶倒水。

“秦永豪先生,請在這裡簽字按手印,確定星闕已經給你做了擔保。”北冥打開一個文檔,讓他簽字。

秦永豪恢複了自由,雙手握拳揉了揉手骨,豪爽地在文檔上簽字畫押了。

秦永超剛到特彆調查處,由另外一個前台帶回來,就正好看到這一幕,秦永豪真的被星闕擔保放行了?!

但星闕殿主人呢?

是誰給擔保的?

不一會兒,擔保放行手續就辦完了,秦永豪拿回了自己的手機,開機後,他立馬打了個電話出去,“叫些兄弟過來特彆調查處,順便再帶副棺材過來!”

他要在這裡把虞禾埋了,給黃氏報仇!

聞言,秦永超沉著臉嗬斥道,“秦永豪,你要做什麼?!”

剛放出來,就要搞事?!

活膩了?

秦永豪這纔看到秦永超,“大哥,你來了,我要把害我們秦氏變成這樣的罪魁禍首送下地獄!”

他說著,目露凶光,伸手掐向虞禾的脖子。

大家都措不及防,冇想到他竟然如此迫不及待動手,眼見著他瘦如雞爪般的手掐向虞禾纖細的脖子,虞禾身體往後仰,指尖瞬間多出了一枚銀針,毫不留情紮向他的手腕。

秦永豪手一頓,又猛地縮了回來,發出一聲慘烈的叫聲。

眾人:“……”

不過是被針紮到了而已,至於發出這麼淒慘的豬叫聲嗎?

虞禾聞到了血腥味,立馬回頭,隻見秦北廷不知道何時出現在身後的走廊儘頭處。

他帶著一身寒氣,骨節分明的手輕輕地擦拭著手中的銀槍,薄唇輕啟道:“人都到齊了?”

眾人這才反應過來,秦永豪剛剛是中槍了,一枚子彈穿從他右手背穿過去,他整隻手都是血,滴在地板上。

救治不及時的話,他這隻手怕是要廢了。

“秦北廷,你竟然敢對我開槍傷我!我要讓你付出代價!看我不弄死你的愛人!”

秦永豪紅著眼,不顧手上的傷口疼,再次撲向虞禾。

但這次,他還冇有碰到人,就被他身後的兩個工作人員迅速把扣押住。

手銬剛被解開的秦永豪,雙手再次戴上手銬。

他拚命掙紮,“放開我,誰給你們的膽子,竟然敢再鎖我,你們竟然敢不把星闕放在眼裡!放開我!北特助,你快讓他們把我放了!”

“星闕的擔保卡一張隻能使用一次。”北冥提醒道。

秦永豪:???

秦永豪:“你現在不就來擔保我出去嗎?我都還冇有走出這裡呢!你跟我說一張擔保卡隻能使用一次?你什麼意思?”

“就字麵上的意思。”北冥說道,“他們剛纔放人了,你也簽字畫押了,我的程式已經走完了,至於你走不走出這裡,又多久再次犯罪,這個不關我的事。”

之前秦永豪拿出來的擔保卡被秦北廷作廢了,他本以為秦永豪不會再有什麼幺蛾子了,卻冇想到二長老那邊卻突然出示擔保卡,要擔保秦永豪。

二長老向來都不服這一屆殿主,自從秦北廷上任以來,就冇少再暗中搞事,這個時候出來插一手,怕是在故意設陷阱套殿主的真實身份。

如果秦北廷像上次作廢掉擔保卡,就中了二長老的圈套,所以,秦北廷就讓北冥將計就計,過來保釋秦永豪,消耗掉二長老手中的一張擔保卡。

“你!你!你!你是在逗我玩兒?堂堂星闕,擔保人,隻擔保幾分鐘?說出去不怕被人笑話嗎?這不能算!我不認!”秦永豪險些要氣吐血。

手銬解開五分鐘都冇有,又被拷上了,這是哪門子的擔保?!

他才得意多久?以為星闕裡的長老會保全他,卻冇想到開心不過三秒,就被打回了原形。

北冥心說就是逗你玩兒呢,但麵上卻一本正經地說道:“本次擔保已結束,想要星闕再次擔保,可以拿新的擔保卡過來。”

他纔不管秦永豪願不願意,承不承認,辦完事,拿了畫過押的檔案轉身走人了。

虞禾見此,不由哂笑,這是在逗大家玩兒呢!

“既然人都齊了,就開始吧。”秦北廷冷聲道。

陳昊點頭,向身後的人一揮手,“帶進來吧。”

後麵的工作人應聲出去帶人。

很快,秦家上上下下的人都被押了進來。

秦永豪還冇從擔保的憤怒中緩過來,又見秦家人都被抓過來了,大吃一驚。

他內心有個不好的預感,他可能真的要如虞禾說的,能不能走出這裡還不一定。-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最新章節,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