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回頭,隻見一個穿著白色修身西裝的男人站在巷子中間。

男人長相無與倫比的帥氣,神色冷峻,雙手插在褲袋裡,鞋尖正墊著一顆雞蛋大的石頭。

虞禾看到來人,內心泛起一瞬的漣漪。

是秦北廷。

摘下眼鏡的他,渾身散發出冷冽的寒氣。

幾個社會青年本能的有些怕,但轉念一想,對方單槍匹馬,還穿著西裝皮鞋的,也就隻是唬唬人罷了。

“你他媽誰啊?多管什麼閒事。

”其中一個瘦不拉幾的青年罵道。

“不想死的話,就滾!”秦北廷冷聲道。

“M的,活膩了,給老子上!老子要剁了他的手喂狗!”

黃毛從疼痛中反應過來,吐了口唾沫,罵道。

幾個手下青年目露凶光,紛紛拿出各自的武器。

在這一帶,還冇有人能奈何的了他們的老大。

虞禾的手從裙襬下的銀針離開,不著痕跡退到一邊。

她相信,參過軍的秦北廷,不至於連幾個混混都收拾不了。

“嗬~”秦北廷把虞禾的小舉動全部看在眼裡,嘴角勾了勾。

小姑娘還挺淡定的,看來是很新任他。

下一瞬,隻見男人大長腿抬起,一腳踢向地麵上的幾顆石頭。

石頭一個個精準地打在衝上來的混混膝蓋上,幾個人慘叫一聲,全部倒在了地上,抱著膝蓋鬼哭狼嗷。

“麻痹!”

黃毛見秦北廷站在原地,手都冇有從口袋裡拿出來,就這麼輕易地把人全放倒了。

這個下馬威,氣得他氣不打一處出。

“呸!全都是菜雞!”

他吐了口唾沫,從後腰掏出一把長長的西瓜刀,氣勢洶洶地向秦北廷砍了過來。

隻見秦北廷側頭地躲開,邁著優雅的步伐,向虞禾走去。

“怎麼不給我打電話?”

虞禾看了一眼黃毛,他跟在秦北廷的身後,氣急敗壞地揮著西瓜刀砍人,但秦北廷後背像長眼睛似的,都輕巧地避開了。

“為什麼要給你打電話?”她反問。

“不是說了,有事給我打電話嗎?”

秦北廷在虞禾麵前站定腳步,磁性的聲音裡,帶著一絲的委屈,哪裡還有剛纔霸氣側漏的樣子。

虞禾看了眼他身後已經氣紅眼的黃毛:“……”

如果說剛纔黃毛揮著西瓜刀還有刀法,現在的他已經被秦北廷無視氣到了極點,揮著西瓜刀亂砍。

“想我冇有?”秦北廷見她不說話,又問道。

“……不是你讓我,勿念嗎?”

“那是客套話,你還真的冇有想我啊?”

“……”

“傷心,難過。

“……”

“我是你的病人,你竟然都不關心我的死活。

“……”

這不是還活蹦亂跳著嗎?

不對……

這帶著撒嬌的語氣是怎麼回事?

真的是剛纔那個渾身散發著逼人寒氣的男人嗎?

“媽的!不要欺人太甚!”

黃毛亂砍了幾十刀,氣喘籲籲,秦北廷依舊是毫髮無傷的站在眼前跟人聊天,甚至連插在西褲口袋裡的雙手都冇有拿出來!

欺人太甚!

真的是欺人太甚!

他氣紅了眼,動不了秦北廷,他還動不了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孩嗎?

刀刃泛著寒光,突然砍向虞禾。

眼見著西瓜刀落下,一隻手指修長,骨節分明的手擒住了黃毛的手腕,滲人的寒氣驟然迸發。

“哢嚓——”

骨骼折斷。

“哐啷——”

西瓜刀掉落在地麵上。

“啊啊——”

黃毛的慘叫聲響破天際,驚動了附近樹林裡的鳥兒亂飛。

秦北廷用濕紙巾擦了擦右手,丹鳳眼裡,眼神冰冷看著蜷縮在地上的黃毛,就像看死物一樣。

“下次遇到這種情況,給我打電話。

”他轉身對虞禾說道。

語氣不容置喙,帶著未散儘的戾氣。

虞禾睫毛輕顫了一下,這個男人,變臉跟翻書似的。

這種時候,她不敢忤逆,小小的應了個鼻音,“嗯。

這一聲,讓男人身上的戾氣消散了不少。

“廷哥!”

這時,陳東和祁楠趕了過來,看到地麵上躺著混混,以及四周還殘留著男人身上散發的低氣壓,兩人已經大概猜到了什麼。

“車在巷子外麵,進不來。

”祁楠說道。

秦北廷點了下頭,攬著虞禾的肩膀,“走吧。

轉身之際,他給了陳東一個眼神。

陳東立馬領會:處理掉!

回去的路上,祁楠感覺車裡的氣氛安靜的有些微妙。

他把人送到天禦,對虞禾說:“虞小姐,廷哥就交給你了。

說完,趕緊撤了。

陳東對虞禾的醫術信任有所保留,但他是很信任的,畢竟有些病還是得專門的人醫治。

虞禾:“……”

晚上。

虞禾來到主臥門口,這是秦北廷的房間,為感謝他下午的時候幫忙,晚飯的時候她答應今晚給他檢查身體。

她剛要敲門,發現門冇有關,虛掩著。

“進來吧。

”房裡傳來男人磁性的聲音。

虞禾推開門,撞入眼簾是男人**的上半身背影。

身形高挺,寬肩窄腰,肌肉線條優美,宛如從雜誌上走出來的男模。

隻是美中不足的是,如此完美的後背,布著幾處猙獰的傷疤……

虞禾愣了一下,臉頰發紅,非禮勿視。

她立馬後退,想把門帶上,突然一隻骨節分明的大手扣在門上。

“你去哪兒?”

男人磁性的聲音,帶著溫熱的氣息在頭上響起。

麵前是男人結實的腹肌和線條優美的人魚線,虞禾的視線一時不知道該放在哪裡,耳根發紅。

她不是第一次見**,在醫者的眼裡更是男女無彆,但不知道為什麼,麵對這個男人,還是有些無措。

“不是要檢查身體嗎?”

秦北廷看著她發紅的耳根,襯得她的脖子更加白皙細嫩,喉嚨不由的有些乾燥。

“是,但不用脫衣服。

虞禾麵上平靜,但心裡其實是在努力讓自己淡定。

抬眸間,她看到了男人左胸口上的新傷疤。

雖然已經癒合了,但能看出,是槍傷!

而且,這受傷的位置,有些眼熟……

“那天,後山那個人是你?!”虞禾下意識的問道。

秦北廷見她終於想起來了,嘴角勾了勾,“救命之恩……”

他說著,媚眼看著虞禾,緩緩拿起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左胸膛上。

虞禾:“……”

他磁性的聲音裡帶著絲絲的性感,繼續說道:

“我在秦家混得不好,最值錢的是這個身體,要不就以身相許作為回報?”

指尖的觸感讓虞禾濃密的睫毛輕顫,心跳加速,臉頰發燙。

她懷疑,這個男人在撩她!

她掙脫男人的手,反手搭在他手腕上。

過了一會,她說:“冇救了,送火葬場吧。

秦北廷:“……”

我覺得我還能再搶救一下。

,co

te

t_

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最新章節,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