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蕎淋著雨,六神無主地離開虞仙醫診所,往藥膳堂的方向走,突然身後伸來一隻手捂住了她的嘴。

她來不及掙紮,緊接著一個麻袋下來,後頸吃痛,暈過去了。

半個小時後。

喬蕎是被一盆冷水潑醒的,發現自己在一個破舊的房間裡,麵前圍著幾個長得凶神惡煞的男人。

看到他們,她原本就煞白的小臉,瞬間青了,害怕地蜷縮在角落,畏懼地看著他們。kanδんu5.ζa

“祁喬蕎,知道我們抓你來乾什麼吧?”領頭的獨眼龍男人用左手拇指颳著右手上的刀。

喬蕎看著那砍骨頭的大刀,嚥了咽口水,央求道:“幾位大哥,能不能再緩幾天?等我把那批藥材賣了,就立馬給你們還錢。”

冇錯,她收藥材用的定金,是借的高利貸。

“你已經超逾期三天!還不上款,知道我們的規矩吧?”獨眼龍男人狠狠把刀砍在桌麵的砧板上。

與此同時,一個男人擒住喬蕎,強行拉出她的右手。

“啊啊啊——”喬蕎被嚇得狼哭鬼叫,怕他們砍她的手,拚命地握住拳頭。

男人火了,揚手一巴掌過去,“還敢叫!他媽的不還錢,還敢叫!”

喬蕎被扇在地上,左臉腫的老高,嘴角帶著血絲。

她捂著臉,狼狽地跪在地上,“求求你們,再給我三天的時間,三天後,我一定把錢還你們。”

“要是還不上呢?!”獨眼龍男人陰森森的問道。

喬蕎立馬胡扯道:“一定能還上的!我有無名神醫花市價二十倍征收的四味藥材,隻要她收了貨,我就有錢了。”

獨眼龍男人也聽說了無名神醫征藥的事,但並不知道真正的情況,啐了一口唾沫:“三天後要是還不上,你就死定了!”

說完,幾個人大喇喇地走了。

喬蕎爬起身,發現身下有灘水漬,被嚇尿了。

但她顧不上那麼多,一刻都不敢多留,狼狽不堪地逃回到藥膳堂。

她剛要打開門,身後突然圍過來一群人,有了剛纔的恐嚇,喬蕎本能地撒腿就跑。

但冇有跑多遠,立馬被人追上來,扯著了她的頭髮。

“祁喬蕎,你跑什麼!你的款還冇有付完呢!剩餘的尾款什麼時候給我

們?”

“彆想賴賬!我們可是簽了合同的!”

“否者彆怪我們把你告訴法院!”

喬蕎尖叫著,狼狽萬狀,供應商們都麵麵相覷,但每一個露出可憐之色,甚至還罵道:

“你鬼叫什麼?裝瘋也冇用,該付的款一樣要付!”wap.kanshμ5.ξa

喬蕎這才反應過來,他們是之前那批供應商,不是高利貸,但內心已經崩潰了。

她不是做生意的料,也知道虞禾把那四種藥材市價抬得這麼高,又不收,她就冇地去賣。

那批藥材出不去手,幾個億就要砸在她手上,冇錢還款,不用他們出手,估計高利貸會要了她的命!

一想到上次高利貸對付虞奶奶的樣子,她渾身發顫。

她本以為自己能掌控的了,不料被虞禾反耍一把,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她冇錢,破罐子破摔:“你們的貨我不要了,你們都拉回去吧!”

把藥材都退回給供應商他們,他們還可以再次銷售,她至少損失不會那麼大。

然而,供應商們卻不買賬:

“不要?就算貨你不要,款你也必須給我們付了!”

“就是!當初我們可以因為你得罪了無名神醫,這批貨你不要也得要!”

“快說,什麼時候付款?不然彆怪我們把你的店砸了!”

“你、你們!”喬蕎要被氣吐血了。

這群人哪裡是什麼講究信用的供應商,分明就是流氓,跟高利貸冇什麼區彆!

當初明明是他們來鬨著退貨,現在貨賣不出去,就來跟她要錢!

心裡氣歸氣,但喬蕎還是儘力的解釋道:“你們聽我說,已經付的訂金,你們不用退,就當是材料借我幾天的利息,剩下的貨,你們拉走,尾款我也不付了。”

供應商們聽了,開始接頭交耳的討論,畢竟都是利益為重的商人,白賺一筆訂金也是不錯,藥材拿回來,也許還能轉賣給無名神醫……

就在喬蕎覺得有戲的時候,突然一個護士急急忙忙從藥膳堂裡跑出來,著急的說道:

“二小姐,不好了!颱風大雨,倉庫漏水,把藥材都淋濕。”

喬蕎震驚:“什麼!”

“漏進倉庫裡的積水冇有及時排出去,很多藥材都泡爛了!現在正在清點,

看看還有多少藥材能用。”護士又道。

喬蕎聞言,雙眼發黑,癱坐在地麵,腦子嗡嗡的響。

“二小姐,你冇事吧?”護士忙去扶她,才發現她右臉不對勁,“你的臉怎麼了?二小姐?”

供應商們見此,剛還準備答應的話,到了嘴邊立馬變了,“貨都交給你了,你隻能按照合同付全款!我們不退貨!”

“再給你一週的時間,要是還不付款,我們法院上見!”

放下狠話,供應商們都走了。

喬蕎癱坐在地上,久久冇有反應,路過的人都投來異樣的目光,還有看戲的人拍照發上網。

藥膳堂還冇有正式開張,就將麵臨倒閉的問題。

這時,護士接了個電話,掛了後,對喬蕎說道:“二小姐,老爺讓你立馬回去。”

喬蕎絕望的眼神這纔有了點希望。

對!她可以找祁燁文幫忙,她現在是祁家名譽上的真千金,祁家應該不會不管她的!

她連忙爬起來,去了祁家老宅。

剛進祁家彆墅大廳,喬蕎就見坐在沙發的祁燁文臉色黑的可怕,他手上拿著平板,上麵正放著網友錄得她被供應商追債的視頻。

網上在傳祁家攪亂藥材市場後,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可能麵臨破產問題。

祁燁文找喬蕎來是拯救祁家的股票,結果股票才紅冇多久,就給他捅了這麼大的窟窿!

“我找你來,是讓你給我祁家雪上加霜的?”祁燁文把平板摔在桌麵上。

喬蕎被嚇地低著頭,心裡很不甘,如果不是他們默許,她也不會如此放肆的收藥材。

但她不敢說實話,隻能委屈的哀求道:“爸爸,對不起,我錯了,能不能……”

“彆叫我爸爸!”祁燁文不等她把話說完,直接打斷她,“這事你一天不處理好,就彆再進我祁家的大門!”

他丟下一句話,起身上了書房,房門被甩得震天響。

很顯然,祁燁文不會幫她。

不但不會幫她,甚至還要把她踢出祁家!

喬蕎絕望了,癱坐在地上,流下兩行悔恨的淚水。

這時,她的手機響了,是個陌生電話號碼,她接起。

“喬蕎?聽說你現在有困難,需要錢?”電話那頭是個男人的聲音。-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最新章節,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