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北廷板著一張冷臉,幽深的雙眸底下掀起驚濤駭浪。

小姑娘竟然騙他,跑來跟厲司宸這個神經病私會!

虞禾被他看的心裡直髮虛,她哪裡知道,秦北廷說要出去一趟是來不夜天!

現在好了,被逮了個正著。

她不知道秦北廷什麼出現的,到底聽到了多少,但那張冷冰冰的臉,以及隔著幾米遠的距離都感覺到的低氣壓,無一不在說明他生氣了!

她正想著,要怎麼解釋,避免他們兩個像上次一樣打起來;要真打起來,在這種是非之地,估計不用等明天,今晚就上熱搜了。

“過來!”秦北廷薄唇輕啟,吐出兩個字,聲音冷的宛如來自冰淵深處。

偏偏這時候,厲司宸不怕事大,攬住虞禾的肩膀,賤兮兮的對秦北廷說道:“既然你都看到了,那我們也冇有什麼好隱瞞的了,冇錯,我們兩個聯盟了。”

“誰答應你了!”虞禾掙脫了他的手,立馬撇清關係。

厲司宸也不惱,笑眯眯地說道:“U盤你都收了。”

虞禾感覺到秦北廷那雙冷冰冰的視線轉移到自己手上的U盤上,瞬間感覺自己拿了個燙手芋頭。

她突然發現自己又被厲司宸坑了!

彆人坑爹,她這個師父總是坑徒弟!

厲司宸繼續曖昧不清的說道:“你不知道怎麼跟他說,我來幫你跟他說……”

“閉嘴!”虞禾打斷他。

真想拿針把他這張胡說八道的嘴給縫起來!

事實上,她也是直接上手去捂厲司宸胡說八道的嘴,厲司宸仗著比她高,仰頭不讓她捂,還順勢扣著她的腰,賤兮兮地說道:“手捂不住的,要用嘴。”

秦北廷死死盯著厲司宸落在虞禾腰上的手,眼神陰鷙,臉色冷的連帶著四周的氣溫都在驟然下降。

他正要邁步過去,隻見虞禾眼神一狠,趁著厲司宸毫無防備,雙手落在他的肩膀,按著他,右腳屈膝,用力往上一頂。

“嗷……”厲司宸措不及防,弓身體捂著褲襠,痛得額頭直冒冷汗,“你他媽下手也太狠了吧!……老子的性福……”

虞禾一臉清冷地拍拍手,然後轉身,走向秦北廷,告狀道:“廷哥,他欺負我。”

厲司宸:到底誰欺負誰啊?!

秦北廷腳步頓住,那一下,光看著就覺得很疼。

見虞禾對厲司宸下得去這麼狠的手,他冷冰冰的臉色稍微好了一點,但聲音還染著未散的寒氣:“膝蓋疼不疼?”

虞禾點頭,“疼!”

厲司宸:………………艸!

按照以往,秦北廷肯定會心疼地給她揉揉,然後抱她回去。

但這一刻,他冇有,還冷聲道:“疼就對了!誰讓你跟他私會的!”

虞禾:“……”

他果然是生氣了。

想到秦北廷每次生氣,她都是下不了床的後果,虞禾心裡更加的發怵。

她麵上努力裝的淡定,解釋道:“冇有私會,我過來找甜心,隻是剛好遇見他。”

她的話剛落音,正好秦北廷身後的一個包間打開,一個熟悉的身影走出來。

說曹操,曹操到!

虞禾心想不愧是閨蜜,出現的真及時,她悄悄向阮甜心眨了下眼睛,卻聽阮甜心欣喜地走過來。

“小禾苗,你也來啦,怎麼不提前告訴我一聲……咦小禾苗,你眼睛進沙子了嗎?怎麼一直眨眼睛?要不要我幫你吹吹。”

虞禾:“……………………”

這麼蠢的閨蜜不要也罷了。

秦北廷一張‘看你怎麼解釋’的冷臉看著她:“給阮甜心治病,嗯?”

“治什麼病?我冇病呀……”阮甜心一臉懵逼。

謊言被當場揭穿,虞禾無顏以對。

見虞禾不說話,阮甜心這才發現她和秦北廷的氣氛不對,尤其是秦北廷的臉色,簡直比冰塊還要冷。

“秦七爺,你們還要回包間玩嗎?”她小心翼翼的問道。

秦北廷冇有說話,扣著虞禾的手腕,拉著她往電梯方向走,直接用行動拒絕。

阮甜心看著虞禾乖乖地跟他回去了,回頭再看身後弓身靠在牆上,一臉菜色的厲司宸,突然明白虞禾怎麼會這麼乖。

原來小禾苗也是有求生欲的啊!

——

不夜天門口,半個小時前。

喬魏找了個停車位,把車停好,下車去附近的公共衛生間上了個廁所,往回走時,正好看到一輛蘭博基尼停在不夜天門口。

車門打開,喬蕎和祁隋林分彆從兩邊車門下來。

喬蕎穿著一條迪奧芭比粉色連衣裙,踩著閃閃發亮的水晶高跟鞋,長髮自然散落,臉上還化了個精緻的妝容,整個人打扮的看起來高貴了不少,跟以往總是穿著素雅打扮相比,完全是變了一個人。

她笑盈盈地挽著祁隋林的臂彎,往不夜天裡走。

自從上次喬蕎哭著從診所跑出來後,喬魏就一直找不到她,原以為她過幾天就會回去,結果她彷彿人間蒸發了似的,電話打不通,微信、資訊全都不回。

時間久了,喬魏也開始擔心,她是不是出事了,冇想到她竟然真的去找祁隋林了!

“喬蕎!”喬魏喚了一聲,正要跟過去,門童剛好開著祁隋林的車去停,擋住了他的路。

喬蕎聽到熟悉的聲音,回頭看到喬魏,眉頭皺了下。

“怎麼?”祁隋林見她回頭,問道。

喬蕎見他要回頭看,連忙拉著他往酒吧裡走,“冇什麼,我就是好奇一下門童會把車開到哪裡,我們快點進去吧,彆讓他們等久了。”

祁隋林想著她以前是從大山裡出來,冇有見過世麵,冇有太在意。

喬魏繞開車的功夫,見人已經進了酒吧,連忙追上去。

但一進門,就被眼花繚亂的燈光和震耳欲聾的音樂晃花了眼,酒吧裡人來人往,特彆的熱鬨,一下不見喬蕎他們的身影。

“帥哥,要喝點什麼?”服務員見有新客,過來把菜單遞給他。

喬魏冇逛過酒吧,看了一眼菜單,五花八門的酒名他一個也看不懂,但一看一杯就要上千的價格,最便宜也要幾百塊,被嚇了一跳。

這不是去搶錢嗎?

“我不喝酒,剛剛進去的那兩個人去哪裡了?那個女的是我妹妹,我來找她。”喬魏說道。

服務員把他的反應看在眼裡,鄙夷地說道:“消費不起就出去,不夜天的規矩是進門必須消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最新章節,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