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她不說,秦北廷笑了,“不說?沒關係,你不告訴我,我可以自己查。”

他本就長得人神共憤,笑起來特彆的迷人,但虞禾卻莫名感覺到一股寒氣。

接著她又聽男人涼涼地說道:“要是狗男人的話,我就打斷他的腿,看他以後還敢不敢再誘拐你。”

虞禾:“……”

嘖,威脅她呢!

“你查吧,查到了記得告訴我。”虞禾拍拍秦北廷的胸膛,然後轉身走人了。

秦北廷眼神底下閃過一瞬的乖戾,回頭看了眼身後,不知道在看什麼,接著跟上了虞禾的腳步。

——

虞禾回到四合院的書房裡,用電腦重新打開了信封裡的網址,不得不的說,秦信耀真的很嚴謹,密碼提示的高數題換了一道題。

虞禾重新做了一遍,輸入密碼,點開第一個文檔,裡麵隻有三張照片!

她記得在公園的時候,還是有十幾張的,現在隻剩下三張。

是輸入的密碼不一樣,看到的照片不一樣,還是……

就在她愣神之間,照片又少了一張。

秦信耀在刪照片!

虞禾立馬把兩張照片另存到電腦裡,然後快速地拉開一個代碼,十指飛速地在鍵盤上敲打。

另外一邊,石景公園的某處偏僻的男廁所裡。

秦信耀戴著棒球帽和黑色口罩坐在馬桶蓋上,腿上放著筆記本電腦,正在數著時間,慢慢把放在網頁麵上的照片一張張的刪掉。

突然,電腦的防火牆提示被入侵了。

他內心咯噔了一下,他這台電腦,除了手機熱點,並未連接過其他任何網絡,甚至藍牙都冇有打開,更多時間還是處於關機狀態,所以不可能會有人發現的了纔對。

他立馬把手機的流量熱點關了,切斷了網絡,防火牆的提示立馬停止了。

他合上電腦,放進揹包裡,戴上墨鏡,拉下帽簷,出去了。

四合院裡。

虞禾看著桌麵彈出的入侵失敗的提醒,桃花眼微眯,秦信耀謹慎成這樣,為什麼還要故意把照片透露給她?

虞禾能想到的,估計是讓她也一起查。

畢竟他們兩個,都是當年事件的受害者,雖然她現在跟秦家冇有血緣關係了。

虞禾返回頁麵,點開裡麵僅剩的兩張照片。

照片是十二年,秦三爺死亡案發現場的標示照,照片是從紙質照片拍下來的,並非原圖。

雖然畫素不是很清晰,但虞禾認得,背景是在秦家的雅園的大堂,小的時候她經常跟養父、養母、秦北廷他們在那裡玩捉迷藏。

當年事發後,雅園就被封起來了,直到她離開秦家,那裡都冇有解封,至於現在什麼樣,她也不知道。

這些照片對她來說,挺重要的,養父的案宗冇法調出來,當年養母收集的線索,隨著她的死亡,也全冇了。

秦信耀肯定是知道些什麼,而且手上應該還有彆的證據!也許裝傻,是他留在秦家繼續調查的唯一方式。

她得想個辦法,再次見見他才行!

虞禾返回頁麵,發現第二個文檔還在,點開,裡麵也是一張照片。

是一個女傭的背影,女傭穿著秦家現在的製服,背景正是在秦錦城後院的槐樹下,不過照片拍的有些模糊,應該是緊急拍的,抖地特彆嚴重。

這就是秦信耀故意引她去秦錦城後院的原因吧,他看到了什麼?

虞禾眸光閃動,突然想到了一個點子,拿起手機,給秦信虹發了條資訊。

然後打開診所的掛號係統,從排隊掛號中的病人資訊裡,找到了厲海洋給他兒子掛號的資訊,調出了他上傳的病曆。

厲夜寒,因車禍傷到大腦,中樞神經受損導致的癱瘓,已經十年有餘。

虞禾挪動鼠標,把厲海洋的等待號設置了一下,把他排在一千多號往前調到了下週日。

之前在秦家,姚姨提到過秦永惠一直找不到能治好秦信耀病的醫生,當時她懷疑秦信耀裝的,故意說了自己不擅長腦神經。

現在讓她主動找上門說自己能治秦信耀的病,就顯得太刻意了,不是虞禾的做事風格。

她更喜歡彆人上門請人。

所以她要有人來給她造造聲勢,而癱瘓十幾年的厲夜寒正好合適。

秦永惠要是看到虞禾把癱瘓十幾年的植物人喚醒,必定會主動找上她,讓她給秦信耀治療看看。

——

另外一邊,厲家。

厲海洋在客廳裡看報紙,手機突然來了條資訊,他慢悠悠放下報紙,端起茶杯喝水的同時看了眼資訊。

【您成功預約上了虞仙醫診所,請於7月7日當天上午九點準時就診……】

厲海洋手一抖,滾燙的茶水燙得他直吐舌頭,真真切切感覺這不是夢!

他立馬放下茶杯,跑上二樓,“老婆老婆……”

由於激動,他不小心踩了個空,摔在樓梯上,發出一聲巨大的聲響。

正在房間裡給厲夜寒擦身的厲夫人聽見動靜,出來看到摔倒的厲海洋,連忙過去扶人,“你這麼激動做什麼?一大把年紀不知道注意點。”

厲海洋顧不上疼,把手機遞給厲夫人,“我約上了!約上虞仙醫的號了!”

“你說什麼?”厲夫人以為聽錯了,拿著手機反反覆覆看了好幾遍資訊,然後激動的眼淚都流下來了:“太好了!寒兒有希望!”

自從上次厲海洋的生日宴上,發生厲兮顏的桃色新聞後,厲夫人就冇再遇到過什麼好事。

她一共生了一兒一女,兒子癱了,隻能把希望寄托到女兒身上,結果女兒桃色新聞事件,聲譽也冇了。

眼看著這麼下去,厲家就要落到厲司宸那個私生子手上了,冇想到上天給她來了這麼大一個驚喜。

老天還是很眷顧她的!

“是啊,太好了!”厲海洋感慨道,突然想到了厲司宸,“不知道是不是司宸讓無名神醫走了後門。”

因為他記得他預約掛號,前麵等候人數還有一千多名,突然被掛上了,不是係統出問題,就是被特殊對待了。

而無名神醫還是烏鴉,黑客大佬,係統不可能出問題纔對!

厲夫人喜極而泣的表情一僵,“這關他什麼事?”

剛好這時,厲司宸回來了,厲海洋冇有理厲夫人,急忙下樓問厲司宸:“你哥的事,是你做得?”

“什麼?”厲司宸不解。

“我掛上了虞仙醫診所的號了!”厲海洋說道。

聞言,厲司宸想到了什麼,臉色立馬沉了下來,轉身又出去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最新章節,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