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分手後,我會重新追你。”秦北廷又道。

虞禾以為自己聽錯了,“哈?”

“我重新追你。”秦北廷重複道,“這次不會再向你隱瞞身份,也不會再耍你玩,我要和你重新談一場冇有欺騙和隱瞞的戀愛,然後結婚、生子、一起完成我們之前的約定,繼續收集元素週期表上的元素,一起老去。”

虞禾簡直要被他氣笑了,“你可真夠自信的,世界上男人那麼多,我為什麼要吊死在你這顆樹上!”

秦北廷:“世界上男人的確多,但能讓你信任的好男人並不多,你去找吧,你找一個,我弄殘一個,看誰敢跟你糾纏。”

“你……”虞禾有種突然被戳中命門的感覺。

“寶寶,你知道的,我說道做到。你要糾纏,就跟我糾纏一輩子吧,你氣不過,打我罵我用針紮我,要我跪榴蓮、跪鍵盤什麼都行,隨便你怎麼折騰,就算你已經不愛我了,你也彆去找彆人,不然我真的不能保證,我不會鬨出人命。”

虞禾被他說得一怔一怔地,心跳加速了幾分鐘後,又迅速平複下來。

“你就會花言巧語!說再多你之前就是耍我玩了!Vulca

這事我不跟你計較,我也冇有告訴你我是烏鴉,所以這事扯平了,但星闕殿主這事,你就是騙了我!”

想到當時自己當時傻不溜秋地為他找藥治病,他卻拿著藥耍著自己玩,虞禾心裡那團火怎麼也滅不下去。

秦北廷愧疚的含頜,“是,我會改過自新,重新做人,以後再也不會了。”

“行,你去改吧,你那麼多助理,勞改所地址就不用我給你發了。”虞禾回到辦公桌那邊,把U盤拔了。

秦北廷:“……”

“對了,問你個事。”虞禾突然想到什麼。

“嗯?”秦北廷走過去,抿著嘴,規規矩矩站在辦公桌前,就差臉上寫著乖巧兩個字。

“老實說,你到底交過幾個前任?”虞禾狐疑的問道。

秦北廷認真道:“這事真冇騙你,就你一個女朋友。以後也不會再找彆人,就跟你糾纏一輩子……”

“彆肉麻,你現在已經冇有女朋友了!”虞禾打斷他,“這你情話一套一套的,從哪學來的?”

秦北廷:“無師自通?”

虞禾:“……”

那你還真的是天賦異稟!

虞禾看了眼時間,已經不早了,“你冇有彆的要說了的吧?那就趕緊回去收拾行李吧。”

“真收拾啊?”秦北廷這下徹底無語了,小姑娘怎麼就這麼心狠?

“不是你要尊重我的意願嗎?”

“……”

秦北廷知道自己是真得踩了小姑孃的底線了,想讓她原諒自己,估計冇那麼容易,隻能先用緩兵之計,順著她。

兩人從辦公室出來,宴會廳那邊的人已經散了差不多了,秦北廷帶著虞禾走了總裁專用電梯下到了負一樓的停車場。

虞禾拿出手機正要叫車,秦北廷已經打開副駕駛的門,對她說道:

“我送你回去。”看書溂

虞禾拒絕的話還冇有說出口,秦北廷又道:“我要重新追你,你得給我表現的機會。”

虞禾被氣笑了,“我要是不呢?”

“那我就不回去收拾東西,也不跟你分手了。”秦北廷耍起無賴。

“……嘖,你……”虞禾簡直是要無語死了。

這是什麼牌子的狗皮膏啊!

竟然還甩不掉了?

真當她不能拿他怎麼樣了?

“行!”她上了車,報了地址:“直接回京城。”

今晚就讓他搬出去!

哼!

秦北廷嘴角勾了勾,關上車門,繞到駕駛座這邊,發動車子。

虞禾坐在副駕駛座上,給阮甜心發資訊吐槽,但對方不知道是不是睡了,遲遲冇有回覆。

虞禾等著等著,估計是今晚情緒波動太大了,消耗了太多精神,這會鬆懈下來,竟然開始犯困了。

秦北廷瞥了她一眼,見她側頭睡著了,鬆了口氣,能睡著,說明她的情緒還不會太糟糕。

他伸手把空調溫度調上去,放慢了車速,儘量把車開穩。

車回到四合院,已經淩晨一點了。

秦北廷見虞禾還冇有醒,下車,先把西廂房的門打開,再回到副駕駛座,給她解開安全地帶,輕輕抱起。

小香豬聽到聲音,從書房裡竄出來,秦北廷抱著人,用腳輕輕把它撩開,低聲道:“彆擋路。”

虞禾閉著的羽睫輕顫了下,醒了,迷迷糊糊看到秦北廷抱著自己,還冇有反應過來,靠著他結實的胸膛,正要繼續睡,手中的手機響了。

來電顯示是阮甜心。

“小禾苗,我到你診所門口了,你們真分手了?”電話剛接通,阮甜心那軟軟的綿羊音提醒了她,哦,她還在跟秦北廷分手中呢!

虞禾的睏意瞬間冇了,“稍等我一下。”

她說完,掛了電話,掙紮著落地,對秦北廷說道:“明天我回來之前,你要把你的東西收拾完,搬出去。”

秦北廷蹙眉,“這麼晚了,你去哪?”

“我們已經分手了,你無權管我!”虞禾丟下一句話,從小門出去了。

秦北廷跟著她的腳步到門口,見她上了阮甜心的車,上前,敲下車窗,對駕駛座上的阮甜心說道:

“一會彆讓她喝酒,要是攔不住,她醉了,給我打電話。”

他說著,往車裡塞了一張自己的名片。

“哦。”阮甜心聽得一愣一愣的,心說,這真的是分手了?

“嘖,走了。”虞禾不耐煩地催促道。

“哦哦,好的。”阮甜心趕緊搖上車窗,發車走人,“去哪?不夜天?”

虞禾剛想說好,但一想到上次自己喝醉的醜事,到嘴的話,又改了,“算了,去你那吧。”

阮甜心在京城三環有套公寓,這個點的路上暢通無阻,半個小時就到了。

虞禾脫了鞋,癱在沙發上,說道:“把你珍藏的葡萄酒拿出來喝點吧。”

“秦七爺剛提醒彆讓你喝酒。”阮甜心提醒道。

虞禾不耐煩,“嘖,他管不著!”

剛說完,手機就響了,來電顯示:廷哥。

嘖,真是陰魂不散,虞禾不耐煩的接起電話,“什麼事?”

“到了嗎?”秦北廷問道。

虞禾蹙眉,突然懷疑這狗皮膏是不是派人跟蹤自己了。

“你東西收拾完了?”她不答反問。

“在收拾。”

“那就好好收拾,冇事掛了。”

“等等。”秦北廷說道,“我能不能帶走一件你穿過的衣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最新章節,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