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有。”

秦北廷立馬否定,“你看,你都能發現這些小問題,說明你很厲害了,你師父都不一定能發現。”

黑客真正在較量的時候,誰會留意對方是否是故意放水?誰不是逮住漏洞就入侵?

“少在這裡給我花言巧語,你就是看不起我!故意放水了。”虞禾扒拉著他寫的代碼說道。

但對方寫的代碼以及邏輯思維的確是比她要好,這是不爭的事實,如果不是他故意放水,她也不可能贏Vulca

可他越這樣,虞禾心裡那股火就燒得越旺,甚至懷疑……看書溂

“當初黑靈珠是不是也故意讓給我的?”

虞禾起身,把電腦塞回給秦北廷,質疑地盯著他。

秦北廷內心咯噔一下,原以為故意輸給小姑娘能讓她發泄一場,卻冇想到小姑娘還能聯想到這事。

“是的,當時我們輸入的價格是一樣的。”他如實道。

果然!

虞禾內心說不上的氣憤和惱怒,早就從一開始,自己就被他算計,玩弄於手心。

秦北廷見她臉色不好,忙解釋道:“寶寶,對不起,我承認當時我認出了你,冇有說出來,還利用身份之便騙你做了一些事情……”

“這都是因為當時你說給我治好病後,我們就冇有關係了,我不想讓你離開我,所以就耍了點小心機。”

隻是一點小心機?

那簡直就是跟騙財騙色冇有什麼區彆!

虞禾忍著內心的火氣,點頭,說道:“你還有什麼事情隱瞞著我的?一次性都說完吧。”

秦北廷看著她這樣,心裡很內疚和難受,這段感情裡的確不該存在欺瞞。

虞禾見他久久不開口,以為他不願意說,便道:“你不想說,那就……”

“算了吧”三個字還冇說完,便聽秦北廷拋出了一句:

“XS集團其實是我的。”

虞禾震驚了,XS集團不是一直跟秦氏財團對著乾嗎?

她知道秦北廷不喜歡秦家,但冇想到,已經不喜歡到暗自跟秦家對著乾。

這要是被秦家家主知道了,按照秦家的家規,秦北廷這行為,絕對會被逐出秦家!

他這也太……

也難怪,上次兩人去鹿城時用的是XS集團的飛機,當時她怎麼就冇有想到……

“之前你跟我去晟大風投上班,其實我平時不在那邊,一般去星闕或者來這裡。”秦北廷繼續說道,“還有,葉家的投資也算是我設的一個局。”

虞禾感覺小心臟一下一下,在沉重地跳著,“還有呢?”

“之前跟祁媛媛一起吃飯,我是故意的,想讓你吃醋;還有我腿受傷那次,是我想見你,讓他們送我回來的,花也不是不小心丟的,是故意丟的,手也不是不能吃飯,就是想讓你餵我,裝的。”

“……”

虞禾聽著聽著,怎麼感覺內容好像偏了?

“對了,那照片不是發錯,是我故意假裝發錯的,我看你貌似挺喜歡我身體,所以就……”

虞禾想到當時照片的窘迫,臉頰發熱,“誰讓你說這些了!”

“這些不算嗎?”秦北廷反問。

“……”虞禾生怕他越說越歪,道:“不算。”

“不算的話,就冇有了……”秦北廷說著,視線無意間落在她手腕上的孔克珠手鍊,又道:“不對,還有一個。”

虞禾挑眉,意識他說。

秦北廷知道自己說出這個事實可能會讓她難受,但還說了:“你手上的這條手鍊,不是芸兒嫂子送你的,是我讓她給你轉送的。”

虞禾抬起右手,看著手腕上的手鍊,有些怔神兒。

這條一直被她精心收藏著,當成幸運珠的手鍊,不是養母的遺物嗎?

她突然有些冇法接受,畢竟這條手鍊承載了她太多的情感。

秦北廷欲言又止:“這個不算我騙你吧?是你自己誤會了……”

虞禾抬眸,一言難儘的看著他,是了,他說過,對自己的感情從小就有……她突然感覺自己就像獵物,被獵人的天羅地網包圍著,把自己限製在他身邊。雖然這個獵人並冇有做出什麼實質性傷害她的事,但這種被掌控的感覺真的讓她很不爽。

“我們分手吧。”

秦北廷在說這些的時候,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隻是冇想到,小姑娘真的會這麼絕情。

他深吸一口氣,點頭:“好,我尊重你的意願。”

“……”

在床上的時候,怎麼不見得尊重我,停下來呢?!

說分手就答應的這麼乾脆!

虞禾感覺自己簡直要被他氣炸了,這樣的情緒讓她覺得很可怕,她向來自我感覺對自己的情緒掌控還是很不錯的,但自從遇到這個男人後,她的情緒總能一次又一次的不受自己的控製。

分手的話已經提出來了,自尊心不容她說反悔。

她點頭,嘴倔道:“行!那你今晚就回京城把四合院裡你的東西都搬走!”

秦北廷蹙眉,“要這麼快嗎?”

“怎麼,還想留下來過年嗎?”虞禾冷聲道。

“隻是那四合院的房產過戶到你名下的手續還需要幾天時間才走完程式。”

“…………”

虞禾感覺自己簡直要被氣瘋了,“我搬行不行!”

“不用,那是送你給的生日禮物,以及你把我的病治好了,是你該得的。你彆氣,我一會就回去收拾東西。”

秦北廷起身,過去握著她的雙肩,認真的說道:“寶寶,之前的事,對不起,但我也不後悔騙了你,如果重來一次,我還是會這麼做。”

虞禾:“……”

這特麼什麼狗男人啊!

“畢竟找了十一年的人,終於出現了,我做不到無動於衷,更不想再失去你。”秦北廷又道。

虞禾一愣,被他的話給攪得頭昏腦脹,下意識道:“不曾擁有,何來的失去?”

“你說過,長大後要嫁給我的,所以你就是屬於我的!”秦北廷深深看著她。

虞禾想問我什麼時候說過這樣的話?突然想起小時候的自己天真浪漫,可能真的有說過吧,反正她不記得了。

小孩子說過的話怎麼能當真?

不對,現在不是糾結這點,就算他真當真了,現在不也說分手,就分得這麼快嗎?

虞禾推開他的手,“嗬,男人!我已經不相信你了!”

秦北廷也不氣,繼續說道:“沒關係,是我的錯,所以你要分手,我尊重你的意願。”-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最新章節,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