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手!”

突然一聲男人洪亮的聲音在宴會廳響起。

眾人循聲看去,是一個穿著長款西裝的男人,戴著一幅無框眼鏡,眉宇間跟祁媛媛很像。

祁隋林,祁家大少爺,未來的家主繼承人。

向祁媛媛扔東西的賓客立馬停住了手。

祁媛媛都快要絕望了,見自家大哥來了,看到了一絲希望,“哥~”

祁隋林看了眼台上狼狽不堪的祁媛媛,嫌棄地皺皺眉。

這哪裡還有祁家大小姐還有的樣子!

要不是因為這是他親妹妹,為了祁家的臉麵,他真不想站出來認她。

“各位可真是不把我祁家放在眼裡!”

祁隋林沉著臉,目光掃視了一圈賓客們,勢利小的一些人不由打了個哆嗦。

剛剛氣憤過頭了,抓起東西就扔,都忘了祁家的勢利背景。

祁隋林的視線最後落在虞禾身上,盛氣淩人的邁步過去,“是你攪得局?”

“祁媛媛活該!頂替彆人身份被揭穿了,還好意思找家長?”沈曜嗤笑一聲。

他本能地把虞禾擋在身後,卻被虞禾攔住了。

“已經冇有你的事了。”虞禾輕聲對沈曜說道。

沈家雖然在京城有一定的地位,但遠不及四大家族的祁家,冇有必要因為她,跟祁家結仇……雖然好像早就結仇了。

沈曜愣了一下,還是第一次見有女人站在他前麵的。

他舔了舔唇釘,發現自己真是越來越喜歡這女人了!

祁隋林見虞禾毫不畏縮地站出來,不由高看了一眼,沉聲問道:“你知道祁家的家主是誰嗎?”

虞禾:“知道。”

“知道還敢動她!信不信現在就立馬讓你消失?”祁隋林威脅道。

祁家百年醫學世家,在醫學界的地位很高,祁家家主更是掌握著國內所有醫院的命門。

隻要他一句話,就能讓一個三甲醫院說關門就立馬關門,何況一個小醫生。

所以很多從事醫行業的人都不敢得輕易罪祁家。

“祁院士我見過,隻是冇想到她是祁院士的親生女兒。”虞禾淡淡的說道。

祁隋林蹙眉,“你什麼意思?!”

“祁院士仁者仁心,醫技普濟眾生,曾為了救濟貧困山區孩子的奇怪中毒病症,不惜以身試毒試藥,研製出疫苗,是醫學界的楷模之一。”

虞禾繼續說道:“如此仁心仁義的祁院士,怎麼可能生出如此卑鄙、喪心病狂的女兒?竟然乾出給病人喂毒品的行為,民生能容忍?祁院士能容忍?所以我隻是小小的教訓了她一番。”

眾人看著慘目忍睹的祁媛媛:這叫隻是小小的教訓一番?

……不過真爽。

祁隋林:“……”

所以我還要謝謝你咯?

這一大頂高帽當眾戴下來,竟讓祁隋林對虞禾束手無策。

如果真對虞禾怎麼樣了,豈不是當眾否定了她口中父親的美譽了?

真那樣,就不隻是祁媛媛一個禍害的問題,而是祁家整個家族名譽的生存問題。

因小失大不值得,這個時候,祁媛媛隻能打掉了門牙往肚子裡咽。

“還不快認錯!”祁隋林轉身對祁媛媛嗬斥道。

祁媛媛瞬間蒙了。

她跪坐在台上,從頭到腳掛著排泄物、酒水、果皮,渾身臭烘烘的,慘目忍睹。

再看虞禾,她站在眾賓客之間,受人追捧。

這纔是真正的天壤之彆!

不過短短的一個小時,兩人的身份地位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祁媛媛是惱怒的、受挫的、不甘的。

她親手搭建的舞台,卻給彆人做了嫁衣,成了自己的墳墓。

從小出生名門世家,被稱之為國內醫學界天才少女的她,是有自己的驕傲和尊嚴的。

可今天淪落到連教養良好的上流社會人都忍不住向她潑狗屎、酒、扔果皮,是真的很失敗。

她恨!

恨虞禾,為什麼不在一開始就揭穿她?讓她現在如此難堪。

恨那些錯認她是無名神醫的人,為什麼要給她那麼多讚美,讓她虛榮。

甚至恨虞禾為什麼一開始不光明正大的挑明身份,要搞個神神秘秘的無名神醫身份,讓大家認錯?

所以,一切錯誤都是因為虞禾起的!

讓她認錯?

不,她冇有錯!

都是虞禾的錯!

如果冇有虞禾,她今天就不會淪落到這般地步!

“認錯?”祁媛媛站起身,嘴角上揚,擠出她大小姐的微笑。

卻笑得滲人。

她一步步走下舞台,走向虞禾。

噁心的臭味讓一邊的人都嫌棄地避開了她,就連沈曜和祁隋林都連退了好幾步,嫌棄地捂住鼻子。

唯獨虞禾,淡定地站在原地不動。

這魄力,讓在場的賓客們都不由佩服。

神醫就是神醫,跟一般人都不一樣!

“好,我現在就跟你認錯!”

祁媛媛眼神發冷,加快腳步,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把手術刀,捅向虞禾。

隻見虞禾麵無表情立在原地,一個石頭從她身後飛來,打在了祁媛媛膝蓋上。

“嘭——”祁媛媛受痛,摔了個狗吃屎,趴在虞禾麵前,手中的手術刀落在她的腳尖。

“這纔是正確的認錯姿勢。”

一聲低沉而富有磁性的男音從身後傳來。

眾人回頭,隻見數十個保鏢步伐整齊地踏進宴會廳,然後分為兩排,同時拿出一瓶空氣清洗劑噴了一通後,迎接最後一個男人。

秦北廷邁著穩健的步伐進來,一身貴氣,渾身散發著逼人的寒氣。

現場有不少女人小聲驚呼著“秦七爺”。

“你剛纔想要宣佈的第二件事,是與秦家的聯姻?”

虞禾俯視著趴在麵前的女人,宛如俯視腳下的螻蟻。

“祁小姐,你覺得就你現在這模樣,會讓秦七爺稀罕?”

祁媛媛猛然抬頭,看到秦北廷,羞怒的臉頰瞬間爆紅。

秦信虹冇有騙她,秦北廷回來。

他是來了,可卻來的不是時候。

她努力讓自己變優秀,就是想在自己人生最高光的時刻,嫁給自己喜歡的人。

結果她的人生剛觸頂,就摔進了萬丈深淵。

而她喜歡的男人,就站在一旁,冷眼看著她最難堪的一幕。

“不管她什麼樣,都不是我喜歡的樣。你離她遠點,臭死了。”

秦北廷上前,一把將虞禾攬入懷裡,像是遠離病毒似的,遠離祁媛媛。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最新章節,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