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離開教導主任辦公室後,小小鬆了口氣。

秦教授……真的是他吧?!

表麵看上去友好和睦,實則吃人不吐骨頭的秦家人……

“同學,我帶你去考場。

一聲溫潤的磁性聲從身後傳來,把虞禾的思緒拉了回來。

虞禾腳步頓住,回頭看去。

幽長的走廊,男人身型頎長,俊美的容顏帶著淺淺笑意,沐浴在秋陽中,風度翩翩。

“不用……”

她拒絕的話還冇有說完,秦北廷修長的大長腿一邁,走到她的身旁。

“不客氣,我順路。

語氣不容置喙。

虞禾:“……”

在走廊等候的陳東聽了,忍不住叫了下秦北廷,“廷哥……”

你不順路啊,院長還在等你呢!

秦北廷側頭睨了他一眼,金絲框眼鏡下,是一雙犀利的丹鳳眼,眼神銳利。

“今天天氣真好啊,嗬嗬。

”陳東到嘴邊的話立馬換了,撓頭撓腦,四處看。

“走吧,同學。

”秦北廷看向虞禾。

俊美的容顏,五官立體,嘴角噙著淡淡的笑意,彷彿剛纔的眼神殺氣是陳東的錯覺。

陳東:“……”

老大,你這區彆對待要不要這麼明顯?!

不過這姑娘長得真好看……

虞禾不知道他們的心思,跟在秦北廷的後麵。

男俊女美,兩個人走在走廊上,是一道美麗的風景。

在樓梯轉彎處,前麵的秦北廷突然停住了腳步,虞禾立馬刹住了腳步,纔沒有撞上去。

“同學,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秦北廷轉過身,目光深沉的看著虞禾。

虞禾內心咯噔一下,麵上卻無表情的後退一步,“教授,這搭訕的方式已經過時了。

秦北廷:“……”

他上前一步,緊盯著虞禾的眼神開始變得複雜。

她是真的不認得自己了?

還是不想再認自己?

秦北廷逼近一米九的傲人身高,對於一米六八的虞禾來說,無形之中有種窒息的壓迫感。

眼前的男人與剛纔的溫文爾雅,判若兩人。

虞禾不由得後退兩步,秦北廷目不轉睛地盯著她逼近兩步,虞禾還想後退,後背就抵在了牆上。

“你真的不記得我了?秦、信、姝!”

秦北廷單手撐在牆麵上,低頭深深地看著她,眸中眼神複雜。

這個名字讓虞禾內心輕顫,果然,還是被認出來了。

十七年前,她被錯抱,在秦家當了六年的千金。

十一年前,秦家老爺子去世,臨死前立三少爺為下任家主,可就在三少爺上位前一晚,突然被人殺害。

現場所有證據指向的凶手是她當時的父親,六少爺秦永毅。

所有人都指責秦永毅為奪權殘害兄弟,後被鋃鐺入獄。

母親不相信父親會殘害兄弟,調查多月,終於找到了一絲線索,但就在回秦家路上,突然死於車禍,肇事司機也當場去世。

要不是外婆察覺到事情蹊蹺,為了保住六房的血脈,一把火把房子燒了,做了假死,帶著虞禾逃到鄉下,她也許不能平安長大……

虞禾想起當年的事,內心開始澎湃。

如今,她雖然知道秦家六少爺夫婦不是自己的親生父母,但養育之恩,終身難報。

她回來北市,就是為了養儲勢力,找足證據,再去京城,給養父平反冤屈,給死去的養母複仇!

在找到凶手之前,秦家的所有人,她都不會輕易相信。

哪怕眼前這個男人,是她曾經最親近的人!

“我不叫秦信姝,我姓虞,名禾。

”虞禾斂去內心的餘悸,抬眸,正好對上男人猩紅的雙眸。

“不,你應該姓葉,葉家的千金!”秦北廷咬牙切齒的說道。

虞禾濃密的睫毛輕顫,不過轉念一想,但凡用點心查,這也不是多隱秘的事。

“既然你已經知道了,也該明白,我們現在冇有關係,請讓開。

“你……”

秦北廷猩紅的雙眸裡倒映著她高冷的容顏,不明白,為什麼以前明明和他親密無間的女孩,現在會變得如此的冷漠。

腦海裡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分裂,他眉頭緊蹙,俊美的容顏開始出現痛苦的皸裂。

虞禾的眉頭輕輕一皺,美眸一轉,看到他撐在牆壁上的手,青筋暴突,像是在極力地隱忍。

他有病?!還病發了!

“你有病……額……”

虞禾剛開口,下一秒,喉嚨被一隻強勁的手給遏製住了。

秦北廷的雙眸越來越猩紅,呼吸粗重,表情很痛苦,“為什麼……要離開……我……”

他手上的力道不減,虞禾被掐得呼吸困難。

兩隻手試圖扒開他,卻一點作用都冇有,一張小臉慢慢漲紅……

陳東剛轉彎,便看到他家老大掐著虞禾,嚇得三兩步飛奔下去。

“臥槽,廷哥!快鬆手!你要把人掐死了!”

空氣越來越稀薄,虞禾的小臉已經漲成豬肝色。

再這麼下去,她就要斷氣了!

,co

te

t_

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最新章節,大佬的小祖宗今天又拒婚了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